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软饭男小说网 ruanfannan.com

谢翎天回到舒雅家。

“张彪暴毙。”舒雅接了一通电话后跟谢翎天说的第一句话。

“不过王骏在缅淀,估计不会亲自回来,可他若是安排其他人对付你,可就不好说了。”

舒雅眉宇微皱,似乎有些为难和担忧。

她能拦得住王骏一时,也只是利用自己手中有对方的把柄,但也是有底线的。

张彪的死,或许便已突破了对方的底线。

“我倒希望他亲自回来。”谢翎天冷声说道,“那样,我便能免去后患!”

舒雅看着他眼底深处那抹恨意和杀意,轻叹了口气:“如果真是这样,你和你家人就太危险了。”

谢翎天沉默片刻,缓缓抬头:“我必诛他九族!”

两人沉默片刻,谢翎天目光落在舒雅身上,忽然客气地说道。

“舒总,这是我和王家的过节,您不必插手,但若是可以,麻烦告诉我王骏的行踪。”

“不可!”舒雅连忙阻止他。

“庞老先生在他身边,势必布置得滴水不漏,现在你主动送上门,岂不是羊入虎口?!”

谢翎天摇头:“这件事,不能再拖了!我……”

舒雅忽然紧紧抱住了他,柔声劝解道:“翎天,你别冲动,我们一起面对,会有办法解决的。”

被舒雅抱住后,谢翎天顿时僵硬在原地。

他看向怀里的女人,只见她长睫轻颤,满脸焦虑。

一瞬间,便明白了她的心意。

“我知道你想报仇,但我们需要从长计议,做好万全准备,好么。”

舒雅眉目柔qi ng,继续劝慰他。

谢翎天心里划过一丝异样的qi ng愫,轻轻推开舒雅,但最终还是默认了。

舒雅终于放松了些,随即走进书房,把整理好的一份新材料递到他面前。

“今天梳理行程,有了新的发现,你看看。”

谢翎天接过材料,一页页仔细*看,最终落到一张名片上。

他抽出名片,触感细腻、画面纯黑色,简单无花纹。

正面只有人名和电话。

但当谢翎天看到背面的logo时,脱口而出:“班图会?!”

“你也认识?!”舒雅同样诧异谢翎天的反应。

logo是一个呆滞的人偶图像,人偶嘴角两侧印着骷髅头。

‘跟鬼屋里见到的一模一样!’谢翎天心中暗道,随即看向舒雅说道,“我见过这个图案,这张名片你是怎么得到的?”

“这是一个月前,我参加任家举办的酒会,一个叫于科的男子给到我的。”

舒雅在一旁说道。

“当时我以为他只是像其他男人一样过来和我搭讪,因此并没有在意。

直到最近整理资料发现这张名片,回想起当时的细节,在联系对方后才发现有些不同寻常。”

“你跟他联系了?”谢翎天问道。

舒雅点头:“嗯,他知道我出了车祸,并且还问我是否需要帮忙,说他所在的班图会能够处理任何问题。

于是我便开始搜查有关班图会的信息,但查到的也只是一家做物流、外贸、珠宝销售等多业态公司。

可直觉告诉我,这个班图会并不简单。”

谢翎天闻言,深邃的瞳眸看着舒雅,陷入短暂沉默,片刻后才道。

“谋杀古成仁的那名降头师就是通过班图会接受任务,他们实际上是地下组织,专门替有钱人处理见不得光的事。”

听了谢翎天的话,舒雅立刻露出恍悟的表qi ng,点点头:“原来如此!”

“你有跟对方约好什么时候见面吗?”

舒雅摇头:“并没有,对方说等他有空会再联系我。”

两人沉默一阵,同时想到要从任家着手刺探qi ng况。

“这种组织会想方设法渗透到上流社会,但凡有什么大型活动,或许他们的人就会出席。”

“嗯,我明白了。”舒雅赞同道。

随即两人确定行动的基调后,谢翎天便为舒雅祛毒。

结束之后,舒雅仍是担心地说道。

“王骏他或许会通过其他手段对付你,往后你务必小心,有什么事及时联系我。”

“好。”谢翎天没有拒绝。

……

缅淀私人派对

“艹他妈的,给老子不惜一切代价弄死他!”

王骏挂掉电话,狠狠地将手机往*壁砸去。

身旁几位比基尼xi NG感女郎立刻发出惊呼,却又被王骏大声喝止住。

“闭嘴,谁敢乱叫老子艹死她!”

王骏双目圆瞪,眼神之中透出凶残和疯狂,随即披上一件浴袍便返回楼上。

“怎么了,急急燥燥的。”

庞老先生见到王骏正换着衣服,似乎要出门的样子,便随口问道。

“这帮废物!连一个小子都搞不定,我要亲自回国砍了那小子!”

王骏看了庞老先生一眼,“庞叔,你跟帕图丝他们说一声,晚几天再去。”

“你疯了!”庞修明手中转着的一对核桃停了下来,诧异地看向王骏。

“你知道老爷子花了多少精力、说了多少好话才能让你对接此事?!到底发生什么事!”

王骏见庞叔脸色Y沉下来,也不敢在他面前耍脾气。

便把关于张彪暴毙以及谢翎天的事简单讲述一遍。

“庞叔,我必须亲自杀回去,否则岂不是被人看笑话了!”

庞修明敲了敲王骏脑袋,“蠢货!”

随即摇摇头,叹息道:“唉,你这小子……区区小事就让你如此冲动!”

王骏听了,心虚地撇了撇嘴,仍说道:“反正这小子必须死,不然这口气我咽不下!”

“你先跟我说说张彪死因。”庞修明来回踱着步,沉思片刻,随即问道。

“说是突发心肌梗死的,但法医鉴定发现其体内五脏六腑都移了位,并且都…都裂开了。”

“我给张彪的玉观音还在他身上吗?”庞修明接着问道。

“玉观音?不清楚。”王骏摇摇头。

“快问问。”庞修明冷声说道。

王骏连忙拿出另一部手机拨打张全的电话。

“庞叔,张彪跟他们提过,自己胸前挂着的玉观音不知什么时候碎了!

那不是你给他的小法器吗?难道谢翎天那小子是……是修灵者!”

王骏结合张全等人说的奇奇怪怪的事,突然明白过来。

“你小子,现在知道了吧!”庞修明指了指王骏,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摇了摇头。

王骏仍是不服气地说道:“哼,就算他是修灵者,有庞叔你在,他还能*得起什么浪!”

庞修明冷笑一声,“我告诉你,我只负责这次行动,你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我懒得管!”

“那…那怎么办?庞叔,难道就任由那小子踩在我头上吗?”王骏不服气地说道。

庞修明接着转动手中的核桃,来回踱步,让王骏心急不已。

沉吟半晌后才缓慢开口。

“既然邕海市有新的修灵者冒头,自然是要好好调查一番。

你表弟谭英彦也学了我一些本事,倒是可以让他先去探探那小子的底。”

“谭英彦,能行吗?”

王骏冷哼了一声,对自己这个表弟嫉妒不已。

他们都想跟庞叔学术,但庞叔只看上了谭英彦。

庞修明瞥了他一眼,说道:“虽说他跟我的时间不长,但修炼天赋极高。尽管xi NG格多变,也比你靠谱!”

王骏不敢反驳,只好闷着声。

“另外,我再叫一名高手帮他,以防万一。”

庞修明说罢,露出不屑的微笑。

软饭男小说网 ruanfann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