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软饭男小说网 ruanfannan.com

李氏听了姐姐和弟妹旳话,只能苦笑一下说道:“如果能让我选择,我希望在孩子们的身边,陪伴她们成长。”

“女儿呀,那你是不是一直做奶娘?你还没生男娃呢!”戚外婆一直担忧这个问题。

“娘,这件事不用担心,唐家人说了,和夫君合作后,明年春天会放我回来,以后陪伴在夫君和孩子身边,不用去做奶娘了。”

“好啊!这是一件喜事。”戚外婆笑得眼尾纹都出来了。

“好羡慕二妹的日子越过越红火。”

“大姐,这有什么好羡慕的?姐夫不是说去应聘吗?以后你们家的日子也会越过越好的!”

“盼是这样盼吧!”

另外的亲戚也有了心思,纷纷地说让家里的人去应聘。

李氏只能笑笑说道:“去应聘得唐管家收,并不会因为大家都是亲戚就会收,别人收人干活,当然是收能干的人。”

“这些咱们都懂,咱们这些人又不是懒惰的人,放心好了。”

大家说着话语,还不忘多吃肉菜,今天的酒席比往常都丰富,李氏带回来的礼物,那些鸡,鸭,腊肉都比农家人做的味道好。

那边男人们是在喝酒,有点醉醺醺的样子。

小孩子这边的一桌,大家都坐得密密麻麻的,大口大口的吃肉,满嘴流油的样子,吃的可开心了,

只有最小的叶诗琪在李氏怀里自己吃饭,第一次在这个年代吃烧鸡,烧鸭,腊肉,感觉传统的手艺还不错,也许是这个年代的所有物品都没有农药,养的家禽畜都是土产, 比较美味一些。

空气更没有污染, 水质也好一些, 喝的水有一点清甜的味道。

叶诗琪已经长了好几个牙齿,能吃这些肉,今天她也感觉到吃的很满足。

饭后大舅妈和小舅妈去洗碗, 戚外婆叫上李氏到房间说体己话。

大丫抱着最小的妹妹,她们姐妹们排排坐, 表哥, 表弟, 表妹们坐在一起聊天。

大舅的女儿看着大丫五姐妹的衣服,一副羡慕的表qi ng, 手摸一下她们身上衣服的衣料说道:“表姐,你身上的衣服好漂亮,是二姑做的吗?”

“嗯嗯, 这是我们姐妹最漂亮的一套衣服了, 是娘亲给我们做的, 这还是主家人送给母亲的一点布料, 让母亲做给我们穿的衣服,还有鞋子。”

“嗯嗯, 我母亲也有给我做鞋子和衣服,可是布料和你们的差远了。”

“表妹,你不用羡慕我, 以后就就赚钱了,也会给你买好的布料做衣服的。”

大丫的话语令两妹只能点头, 却不确定父母会给她买好的布料,给她做衣裳, 毕竟她现在年纪还小,如果成为了大姑娘, 可能会不一样。

男孩子的表哥表弟听到她们聊衣裳的事qi ng,男孩子只要有新衣裳穿,没有嫌弃那是粗布料,或者是最好的布料,因为他们知道,就他们调皮的样子,穿起龙袍也不像太子。

凌罗绸缎穿在他们的身上, 也只会浪费了好衣裳,他们还经常玩泥巴的,好吧!

很快又到了三点多,李氏有些不舍, 却不得不告辞,马车还要送夫君和女儿回家,才会回唐家。

李氏这次送来的礼物,除了布料和衣上留下了,点心,酒也留下了,那些鸡,鸭,腊肉,给他们留了一点回家。

主家人送亲戚出门口,李氏回头看一眼父母兄弟姐,有些不舍却只能在他们挥手时,也挥手。

宏基扶着妻子和孩子们上了马车,在和亲人们挥手。

李氏看着亲人们在马车走动时,他们的身影越来越远,悄悄的擦了一下眼泪。

“娘,别哭……, 咱们很快又能见到外公外婆,很快就过年了。”大丫很暖心的安慰。

其他的女娃都安慰母亲。

“娘子,距离春节也只有一个月左右, 很快又能见到他们,咱们不哭啊!”宏基见到李氏哭泣,只感到心一抽一抽的疼。

李氏泪中带笑的说道:“娘不哭,夫君,你把孩子们带好,我在外面也安心。”

“会的,孩子们都很懂事,一点都不给我添麻烦,还有最小的娃娃,最懂事了,有些话语不方便,现在和你说,可你如果有什么疑惑的问题,也先不要问,等以后你不做奶娘了回来,我慢慢和你解释。”

“嗯,我晓得。”李氏其实心中是很多疑问的,比如蜜糖,今天夫君拿出的银子,还有一些令她疑惑,又问不出口的话。

李氏再笨也明白马车里有外人,夫妻俩的悄悄话,要等到没人的时候说。

“大哥,在前面的窑厂再停一下。”

宏基没忘记小瓦罐的事,那可是付了钱的,之前没那么懂,小女儿为什么要瓦罐,可他想起了蜜糖。

“好嘞!”

马车停在窑厂旁边,宏基和李氏还有娃娃们都下车。

老板见到他们来提货,笑容满面的招待。

叶诗琪想起了这些瓦罐都是放了这么久的,如果洗都不洗的,放蜜糖进去,肯定会把蜜糖弄坏。

时间紧迫,她又不能把这些小瓦罐弄进空间个个都洗,那么只能让父母先在这里洗好了,再放进马车。

“老板,你来啦?怎么能让老板你亲自抱着些小瓦罐呢?我让人帮你把这些小瓦罐抱出去。”

“好,谢谢这位老板。”

“哈哈,你能照顾我的生意,把瓦罐抱出去是应该的。”

老板要安排人去抱瓦罐出来,叶诗琪对抱着他的父亲说道:“谁嘻嘻?”

她说的话并不清楚,一下子令她的父母和姐姐还没能弄清楚她说的什么意思。

叶诗琪又重复说了一句,指了一下窑厂的那个水井,这下子不但她父母明白了,姐姐们也明白了。

窑厂老板让工人把小瓦罐抱出来时,宏基让他们把瓦罐放在水井边,他要打水洗瓦罐。

“这位老板,你要洗瓦罐吗?老板,你穿这么好的衣服,怎么能弄脏衣服呢?只要你给五文钱,咱就让工人给你洗的干干净净瓦罐。”

宏基想要拒绝的,看了一眼这一套新衣可是娘子给他做的,今天可是第一次穿,是不该弄赃弄破,这可是他娘子给他做的衣服,衣服的价值不是五文钱能比的,点头说道:

“好,那就麻烦老板了,是用来装食物的,一定要洗得干净一些,多谢啦!”

软饭男小说网 ruanfann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