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软饭男小说网 ruanfannan.com

主人家的唐老爷,唐大少爷在这时候出现在,这么多富贵男人的面前。

之前他们也出来主动的招待了一下这些富贵人家的老爷,后来因为一些事进入了书房。

把招待客人的事交给了家族里别的主人,这些当然是有一些是唐家的堂亲,也有唐老爷庶子,或者是庶出的兄弟。

唐家这么大一个家族, 平常只有一个声音出现,看起来他们很团结,其实暗地里也会有人争风吃醋,争夺利益。

只要不太过分,作为家主只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这父子俩出现,还以为他们还没出现宴会还没开始,一问之下才知道,是女客那一边出了一点状况。

很多的女客人都去了大孙子院子, 今天本来是大孙子的生辰,难道他和小伙伴们乐而忘返?

唐大少爷和父亲的想法差不多,虽然他的大儿子挺稳重的,也是孩童的年纪,今天遇上这么多的伙伴,玩的爽快了,这也是qi ng理之中,别人都是从孩童过来的。

父子俩也就不管这件事,相信唐大夫人会处理好,他们父子坐下和这些老爷们,开始了一些生意上的讨论。

同在一个县城的富翁们,不是人人都像他们唐家人,能把生意做向全国。

也不能成为南越国的皇商,说是讨论生意上的事qi ng,其实他们是在请教,很多生意上的事qi ng都要求着他们。

这些富翁在县城里都会有商铺,可是又没有运输队从外地运过来一些产物,他们农场生产的东西, 也没有特别的请运输队或者船队运输出去。

县城就这么大, 一些农产品除了大米,一些粮食,其他的想卖一个好价钱并不容易。

唐家是他们进货的渠道,运农产品出去的渠道,他们都和唐家有利益来往。

男子们就连普通的宏基父子,都受了唐家的庇护。

当然唐家也不是完全那么做的助人为乐,有的更大的利益收成,做的每件事都有他们的讲究。

宏基耳朵听着他们聊商业上的事qi ng,有一些生意上的术语他并不懂,听的懵懵懂懂一头雾水。

宏基爹更是听不懂,这就是人们所说的隔行如隔山。

宏基更是心中挂念妻女和母亲,只是又不能去女客那一边,感觉大户人家参加宴会太多规矩了,如果是普通人家哪里会这样?

也感觉到参加这种宴会浑身不自然,这样的应酬真是不适合他们父子。

宏基觉得还是适合,老老实实干他的技能活。

宏基爹烟瘾犯了,为了阻止自己有不雅的行为,只能抓着桌子上的零食吃, 比如瓜子或者是花生更是小孩子喜欢吃的糖。

平常不嘴馋的老人,今天一反常态,并没有人责怪他在吃东西,他们男客这一边除了结的婚的还有中年汉子老人,小孩和少年并不喜欢和他们成群,都自己玩嗨去了。

唐大夫人带着孟夫人后面跟着一些贵妇人,这些人身边又跟着一些丫鬟,这么多人一下子浩浩荡荡的,见到她们走动的人都很好奇。

到底是什么事qi ng令她们这么多人一起行动呢?

这已经是午饭吃饭的点,宴会还没有开饭,大家都很好奇主人家还搞什么新花样。

唐大夫人和孟夫人她们,早已知道孩子们都是在书房那一边,直奔孙子的书房,她们在进入院子已经见到孙子的书房外面围着一些人。

唐大夫人带着孟夫人这么多的富贵夫人到来,书房外面围着的人主动让开,让她们进入书房。

书房的面积挺大的,只是里面已经站着一些小孩,并且书房里面有桌子还有一些摆设。

刚才一些人已经进了里面,此时又有一些人进来,之前在书房的那些大人只能主动退出在门口。

留在书房里的全都是小孩,还有刚进入书房里的大人们。

书房里并没有喧哗,只有一位小女孩在画画中笔在纸上发出的声音。

这位小女孩正是她们关注的人孟昭君,唐大夫人并没有发出声音,还手势让那些小孩不要发出声音。

她的眼神看着小女孩画纸上的人物,画的不正是自己的孙子吗?

那个神态,那个动作,活灵活现的模样,这样的手法和大师没有什么分别。

有可能大师都没能画的这么像,这个小女孩的画画功底这么好,唐大夫人不由自主的在心中称赞,可她眼神转动时,看到另一张桌子的那一幅画……

唐大夫人看到的,别的夫人也看到了,她们的眼神不由自主的全都看向了孟夫人。

孟昭君的母亲孟夫人也看到了,自己的女儿不是在画画,而是在临摹另一个人画的画。

看起来女儿临摹的活灵活现,可毕竟是别人已经画出了一幅画,她的画功再好也已经输给了别人。

孟夫人的脑子“翁”的一下,神经的紧绷让她差点晕倒。

身边的两个丫鬟及时的注意扶住了她,她之前红润的脸色现在变得苍白。

孟夫人一直在这么多夫人面前是最高贵的表现中,出生书香世家,虽然只是嫁给了一个平民的官员,可她强大的后援,一直过得很顺心如意。

特别是一双聪明伶俐的儿女出生之后,在别人的眼中,她是一位好母亲,儿女都是被别人称赞的。

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之前认为她的教养绝对比一个农妇强,女儿的聪明才智,也并不是一个比女儿还小的农女能比的。

之前还和唐大夫人反驳,此刻女儿的表现令她有些失望,这是啪啪啪的打她的脸。

此刻她没能有一句语言去教训女儿,有些话儿私底里训斥就罢了,在人多的时候一直是维持着高贵夫人的礼仪。

她也绝对不能因为这件事,把女儿的秘密敞开在别人的面前。

孟昭君好像已经发现了更多人进来,有着熟悉的味道,她抬眼看了一下,见到的是唐大夫人和一些贵妇人,更是有她的母亲。

平常她挺伶俐的观察人表qi ng,此刻为了赢,并没有看出母亲不好的神色。

不但没有丝毫悔改的心,嘴角还露出了一丝得意的微笑,人们没人阻止她继续画画。

孟昭君更是加快了动作,把叶诗琪之前画的那幅画,完全的临摹。

如果不是一张画纸已经干了墨,另一张画纸还有墨没干,人们根本就分不出谁和谁画的。

孟昭君看了一眼自己的杰作,和叶诗琪画的一模一样,感觉很是满意,嘴角露出得意的微笑,放下了笔!

这时才抬头,对众家贵夫人行了一个礼,轻轻的脚步走向母亲的身边。

“娘,我和人打赌画画呢!看女儿没有给你丢脸吧!”

孟昭君话也没有得到孟夫人的称赞,却也没有责怪的语言,此时并不是教训女儿的时候,不能让别人看他家的笑话。

孟夫人表qi ng严肃,只对女儿说道:“君儿,和娘先回去大厅,你们在这已经影响了宴席开饭。”

其实她这么说也是暗示女儿适可而止,离开这里这件事就*了篇。

孟昭君平常还很懂母亲话语里的暗示,习惯了母亲说话弯弯绕绕。

可惜今天和叶诗琪打赌,完全是为了唐顺延的注意力,更是要赢出她的骄傲,一点都没有听明白母亲话语里的意思。

“娘,我和那个农女打赌,您看我是不是赢了?”

女儿的话语令孟夫人差点不气出病来,身体摇晃了一下,致使被刺得如此,她的言语还是那么的温柔,没令人听出她已经在生气。

生气当然不是气别人,是气自己的女儿,向别人挑剔,输了也就输了,输了还不认输的不依不饶,被这么多人看着,她这个母亲都觉得丢脸。

只有把这件事当成是小孩子的玩闹,不往更大的不良影响发展。

“君儿,你和这个这么聪明的小女孩一起比画画,看到了吗?不比不知道,一个这么小的小女孩,都画工这么好,你以后不许骄傲的,要更努力的哟!”

孟昭君嘴巴动了一下,再笨,此时她已经看出来了,母亲在生气。

她不敢再有所言语,只能不甘心的咬了一下嘴唇垂下了头,母亲是他们家的权威,就算是做官的父亲,很多时候都乖乖的听母亲的。

虽然她作为女儿,可以做任何违抗母亲的事qi ng,毕竟还是小孩。

可知道做一些事qi ng的后果,那是母亲对她的失望,同时以后的资源也会减少,本来在这时代已经是重男轻女,正因为她聪明伶俐,母亲和家人从小比较重视一点培养。

孟昭君不会认为她模仿别人的东西要那么一点分红,看不上母亲那些嫁妆或者是娘家的资源。

以后长大能不能十里红妆,能不能嫁一个喜欢的人,富贵的家庭,母亲的支持很重要。

唐大夫人正要发话,书房门口又进来了人,首先进来的是唐少奶奶带着人,已经把这个本来就不宽的房间更是更挤。

她进来看到儿子在一旁站着,在斗画画的小女孩,已经停下了动作。

她的双眼看着两幅画,两幅画里画着一模一样的儿子,令她这个做母亲的都不由自主的赞叹,画功真好。

她并没有去赞叹农女很厉害,反而笑着对孟夫人说道:“孟夫人教导有方,令千金真是琴棋书画,无所不通啊!”

孟夫人……

李氏抱着儿子进房间,拥挤的房间又更拥挤了一些,看了一下五个女儿,见到五个女儿完好无缺。

小声的对大女儿说道:“大丫,你太不懂事了,快带着四个妹妹回去宴会。”

“是,娘……”叶洛琪小声的让四个妹妹手拉手的,小心的走出这间书房。

李氏看着女儿们出去,然后她对众人行了一个礼,抱着儿子走出房间。

她完全没有问事qi ng的经过,也没有提画画的事,这种做法已经是给别人有台阶下,只要她们母女走出了这个地方,这件事就算是有人议论,也不了了之。

也没有人出言挽留她们母女,孟夫人威严的目光下,孟昭君不敢再作妖。

唐大夫人更是让孙子,带着他们的小伙伴回去宴会。

唐少奶奶拍马屁,拍到了马腿上,并没有令她很尴尬。

其他的贵夫人并不敢得罪孟夫人,出了这个院子不敢再往这件事聊天。

至于回到府上或者是以后的时间,她们会不会暗中在背后八卦,这又谁管了了她们的嘴呢?

孟昭君默默的跟在母亲的身边,一直到了宴会场地。

孟夫人也不让她到小孩子们的那一桌,一直陪伴她身边。

孟夫人在宴会开场后吃的并不多,刚才女儿的事影响了她的胃口,只是面子撑着让她没有立刻离开宴会。

孟昭君在之后吃席的时候,和吃完母亲让她和一起回府,都是乖乖的听话。

李氏抱着儿子和五个女儿,还多了婆婆和小姑子,她们坐在一桌上。

花园里搭建了很多的帐篷,开宴时也在帐篷下面,中午的阳光并没有令人感觉到热,反而有秋风吹过来有点冷。

秋天大家都穿的比较暖,又是在正午人们吃着丰富的午餐。

叶家一家在一张桌子坐,她们在这么多富贵人大人和小孩眼里,本来可以忽略掉她们。

今天发生的事qi ng,令人不得不在吃饭的同时,眼神不由自主的往她们一家瞄。

又令她们心中有点不爽的,有人吃饭的声音太吵了,直接有点影响她们的食欲。

面对那么丰富的午餐,唐家的宴席那是往最高贵的方式设。

这个人发出的声音,更让所有人往她身上看。

赖氏在吃了那么多的糕点,本来就不饿的,可面对宴席里那么丰富的午餐,有一些菜式她见都没有见过,更别说吃过了。

能来参加宴会,并在这里好好的吃一顿,谁也不会责怪,很多人也并不只是为了吃这一顿,也只是为了应酬式的参加宴会而已。

高贵的妇人并不会吃的很饱,筷子动几下就会放下筷子,宴会里的物品有多好吃,她们为了身材,为了礼仪,为了和另外一些人联络感qi ng,吃一点点就装作很饱。

赖氏吃食物发出的声音,在她们家已经成为了常见,这一次参加宴会还是这样,这么多的目光投来,李氏和他的女儿们也只是默默的吃饭。

赖氏身边的叶淑珍不屈小节,在家里并没感觉到这样吃饭没有不对。

可自从嫁人之后,一开始她还一样的动作,在吃饭时婆婆并没有说什么,也没有家人在她的面前说什么。

在吃饭过后,在唐府大户人家做过工人的叶淑珍婆婆,有很厉害调教丫鬟的经验,着手把儿媳妇调教,手段那个强。

软饭男小说网 ruanfann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