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软饭男小说网 ruanfannan.com

孟昭君闷闷不乐的,跟着母亲回来家,回到家在丫鬟扶着向马车,也没有对已经先走一步回院子的母亲说一句话。

孟夫人这天真的是气到了,第一次觉得她生的这个女儿年纪小小不但愚蠢,xi NG格孤僻,还没有感恩的心。

养了这样一个在小时候都能感觉到不会感恩的女儿, 说她两句就记恨了,作为母亲的心伤!

孟夫人的骄傲在这一天破裂,本来高高在上的姿态,有了暗地里被人笑话的话题。

她觉得以后面对别的夫人时,再也没有之前高傲的姿态,说话的自信。

原来一段时间就进行一次夫人之间的聚会,更多的时候都是她着手组织,经过这几天女儿的打击, 不能再把心思放在别的事上, 专心的教育女儿。

要把女儿xi NG格不好,不良的心态改过来。

孟昭君在这一天之后,一开始母亲不理会她,后来是除了先生给她教书的时间,其他时间母亲都召唤去。

被母亲紧盯着,想进行一些其他的想法,一时间没能做到。

她的心中很郁闷,嫉妒令她的心态扭曲的想要把这个穿越者毁掉。

只是……,身边虽养有人,在父母得盯紧之下,一时间还没有办法去掉这个眼中钉叶家小女孩。

感觉小女孩的越来越成长,绝对是她的对手。

她应该在这个小女孩能力还没丰的时候,把她的翅膀剪掉。

只是一直在父母良好的教育中,有坏心思,即使想不出办法,能从父母的紧盯中把那个人去掉。

孟昭君觉得她还是太弱了,不能在身边养一些人干活。

年纪太小的原因, 不能创立一些组织,一举一动都会在父母的眼皮下,又不能犯错误,会被人利用令父亲的前程受阻。

孟昭君最后也只能把这个想法放下,母亲突然的严厉教导,她什么想法都只能灭在摇篮中。

在她被母亲紧盯中,也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去模仿,她的那模仿厂子,已经没有之前的津津日上,有那么一点要倒闭的危险。

那个厂子的老板急了,多次送来纸条让丫鬟转告,又没能亲自见县令家的千金,眼看之前发财路子,在这个千金没有给图纸。

在别人家的玩具不断创新,做出更好玩的玩具,他们厂子一直做原来的玩具,不但浪费了木料,还浪费人工,卖不出去货。

厂子面对倒闭的危险, 慢慢的,工人也发不了工资,工人开始闹了,老板也急呀,可他又有什么办法呢?

以前厂子效益那么好,是这个小姐给的图纸,最近一段时间了,这位小姐没有给图纸,渐渐的他们压力开始越来越大。

“小姐,这是玩具厂老板给的纸条。”

良辰白天收到纸条时,小姐正在夫人院子里,她是收到了门卫的传唤,偷偷的去见了那个掌柜,这件事并不敢在夫人面前说。

作为丫鬟胆大心细,之前小姐让她做的一些事都是隐瞒夫人的。

最近夫人不但对小姐严厉,还对她们丫鬟训斥,没得批准,不准擅自离府。

“管他呢,本小姐现在自顾不暇,哪有时间给他画画。”

孟昭君最近没有收到分红,不愿意给那个老板白打工。

“小姐,那个人想你给出出主意,再经营不善就要倒闭了。”

良辰毕竟心比较善良一点,之前她也受到老板的一点钱财。

自私人赏给她的,此刻会为老板说一两句好话,这也是对收了钱财的一点补偿,如果小姐放弃了这间厂,那小姐就没有了别的收入资源。

就算是投资的庄园,可是现在稻谷还没有收成,收成了除了人工和买田地的钱,夫人也不会给多少钱给小姐的。

良辰会为外人说话,孟昭君定定的瞧着眼前这个丫鬟,难道她身边的人会背叛她?

暗中收了这个老板不少的好处,帮她做事还收了提成?

孟昭君怀疑的目光盯着良辰,小嘴红嘴一字一字的说道:“你是那个老板的人?”

“小姐,冤枉啊,小姐……”

良辰“扑通”跪在了小姐的面前,面对小姐那怀疑的目光,她低着头说道。

“那你为何还要说qi ng,难道你不知道,小姐我已经忙的要死了,被盯的要发疯了吗?”

孟昭君心中升起一股无名火,其实是把郁闷发泄在这个丫鬟的身上。

不管多大的动作发脾气,把房间的东西摔破,只能用眼神和语言去怀疑丫鬟!

“小姐,奴婢是为您着想,小姐,以前的一些私房钱都是这个厂子分红得来的,最近小姐投资了农场,又没有了那木厂的分红,只有夫人给的这一点月钱……”

良辰言语中的表示,她这县令家的千金小姐已经开始穷了。

以后想再出门豪爽的买东西,完全不去价格去买最贵的东西,那都要掂量掂量。

丫环的话语孟昭君慢慢的脸色好了一点,心中的烦躁还是一如既往。

丫鬟的话说的没错,之前她得到了一些钱,脑子一热让母亲去投资的庄园。

别说能从别人的庄园得到相应的经济效益,高价买了的田地和普通的田一样,请严重目前还没有收成,还在一直请人做工投资中。

后来又不过脑子的去金银首饰店,就像前一次一样,唐顺延看中的东西她不顾后果的抢了。

虽然买的东西很漂亮,很值得购买,渐渐的钱包扁了。

可以说现在除了母亲给的月钱,想赏给丫鬟钱都要掂量掂量。

从前的出手大方,已经成为了过去,比农女妈妈的优势多了一点,身份地位和小的可怜的月钱。

她是不该再安于现状了,如果再不爆发赚钱的话,有一天他真的能和父母们一起到京都。

拿什么去和那些有钱家的小姐比?

会让别人看不起,那时候的感受现在可想而知。

绝对不能让别人看不起,她是穿越者,怎么能活的那么落魄呢?

她身上有那么多的技能,怎么能因为古代的人,给迫的山穷水尽。

“变强,变强……,必须要变得强大……”

孟昭君嘴里不断的说着这句话,在房间中走来走去转圈圈,丫鬟见到小姐这样,她们不敢再吭声。

她最后想出了一个办法,既然这个老板只能做木工的,那么古代除了马就是马,这些并不需要去模仿都能画出来。

孟昭君见到过的马,也只不过是平常的马匹,什么宝马之类的并没有见过。

不过她听说有宝马,宝马是怎样的,她没有真正见过。

不影响她画白色的马,和传说中的血红马。

孟昭君这天晚上画画的很晚,没办法,从母亲回来院子已经是晚上了。

晚上深夜把画画好,怕洗都没有洗就趴在在床上睡着。

良辰动作小心的,给小姐用暖巾帕擦擦手脚,给她盖好被子。

今晚她在守夜,原来的今晚是美景守夜的,她为了等小姐画好的画干了,把画收藏起来,第二天一早把这件事偷偷的去干,绝对不能让夫人知道。

孟昭君早上再一次醒来,并不是自然醒,是丫鬟美景叫醒了她。

她睁开有些疼的眼睛,并没有责怪丫鬟叫醒她,只是表qi ng中有点哀怨,身在千金小姐在光环中,却没有能睡觉睡到自然醒。

干活的人还能有休息日呢!

她这个千金小姐日忙,夜忙,先生布置的功课干完了,比书院里的男孩还要忙的跟着母亲学这学那的。

生活像一个陀螺一样,可在这样的环境中又能拒绝吗?

她再不知道好歹也知道母亲是为了她好,此刻跟着母亲还学到一些管理的办法,管家。

这是每一个能做嫡夫人都必须要学的活,除非敢于做别人的妾,庶子庶女是没有那么好的运气得到嫡母教导这些技能。

技多不压身,孟昭君只能接受严格训练,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黑眼圈的小女孩。

看着镜子里的小女孩皮肤,白嫩红润却仿佛少了一些光泽,这是她更没有自信的一点,皮肤都没有农家女好。

父母的基因这么好,从小也保养的这么好,难道是小了像那个小女孩那样的空间和灵泉?

对了,灵泉……小女孩能把那些花草树木种的那么好,也是靠身上的金手指吧?

蜂蜜那么好喝,肯定是养的蜜蜂喝了空间水。

孟昭君这个猜测真相了。

自从去参加了唐顺延生日会,到了她生日并没有办宴会。

知道她生日的人有送礼物上门给她,母亲都用学业繁忙为由,不让她去见一些小伙伴。

在那天过后,孟夫人已经很久没有见那些富贵夫人,偶尔有人来拜访,也只是简短的留人聊天一下送客。

始终是那一次事qi ng,令她抹不开脸,总感觉是给人看看的目光,有着八卦和笑话。

也许那些贵妇人明白,孟夫人不想见她们,不敢在孟夫人面前说孟家小姐的事,更不会说叶家农女。

孟昭君捂住嘴巴打了一哈欠,伸了一个不雅的懒腰说道:

“良辰呢?”

“小姐,良辰昨晚值夜,今早一早出去了。”

美景一边回小姐的话语,一边给小姐梳妆打扮。

孟昭君也会一些化妆术,把脸上的两个黑眼圈掩饰,不能让别人瞧出来她熬夜。

听了丫鬟的话她点点头,良辰最是稳重,由她去办事,很多事qi ng都不用她烦恼。

孟昭君再次出现在母亲的院子,天气一天天的冷了起来,孟夫人心疼儿子上学,每天都会让丫鬟准备早餐在儿子上学的路上吃。

天气冷却没有下雪,只有呼呼的北风在吹。

孟昭君和母亲两人在餐桌吃早餐,她的父亲早已出去办事。

越来越接近春节,孟县令越来越忙了,这忙的事qi ng……,除了各个地方里正开始报各个地方水稻要收成,今年可能收成比往年好一点。

这样的声音让人很喜欢听,又让他们注意天气变化,快点把已经成熟了的稻谷收成。

黄金10月,正是收成的季节,孟夫人在吃早餐时对女儿说道:

“咱们投资的庄园,今天开始收稻谷。”

“嗯……”

孟昭君从来不理会庄园的事,两辈子都没有见农民辛苦干活,只知道给钱了别人把活干好就行,没必要花更多的心思在里面。

“你要投资的庄园,你不想知道庄园里面的收成吗?”

孟夫人说话时表qi ng平静,其实让一个只有五六岁的女儿去注意管理庄园,是没可能的事。

如此说也只不过是想让女儿,做事qi ng不要虎头蛇尾。

“母亲,你总是说我年纪小,不能到外面去,早上冷冰冰的,有了太阳又那么的晒,您是想让女儿去庄园观看吗!”

孟昭君问出的话语,孟夫人没有回,不再为这件事多说。

孟夫人现在除了监督女儿,已经开始写书信上京,需要活动的必须要活动了。

收成过后不久之后,是她夫君要忙的一些事qi ng。

她这个贤内助,也跟着帮忙办理。

娘家那边写来的书信,有那么一点暗示在里面,今年他们一家有望回京。

孟夫人知道这里面肯定是他们夫妻俩这几年的努力,也是夫君今年大力的举荐富贵人家,多建立庄园种植。

这里面的业绩很可观,今年的税收多了,上贡朝廷更是顺利。

……

布神村在这几天的好天气里,家家户户都忙碌了起来收割稻谷。

叶家庄园也在收成中,正在收成的季节中,那些有田地的村民,他们会先把自己成熟了的稻谷弄回家。

再选择干兼职的活,不过在叶家工作的长工就不能了,他们只能先帮叶家把田地里的稻谷收割。

到了晚上,半夜也要打着灯火,和家人一起趁着夜晚,不晒又没有下雨的天气中辛苦的劳作!

到了收成的季节,农民是最辛苦的,为了赚更多的钱,兼职的农民更辛苦。

家家户户的老人,小孩也忙活了起来,帮忙晒稻谷,把田地里落下的稻谷捡起来。

庄园在忙活中,叶家的姐妹也忙活了起来,农闲的时候学认字学乐器,到了农忙时让先生放假。

当然她们不会像那些长工一样,在田地里割稻谷,去晒稻谷。

她们知道农民的辛苦,让人们煮绿豆粥,煮多一点茶水送去田地。

村里的那间木厂是不会放假的,在工厂里干活的农民只能白天干活,下班了干家里的事。

宏基也是一样,庄园正在收成中,只有夜晚帮忙。

他们父子像财主一样,却不会像财主那样不干活。

家里最闲的只有赖氏,永远是只会指手画脚不干活的人。

早上天气冷,不愿意吹冷风,到了有太阳才让丫鬟抬张椅子在太阳处坐着晒太阳。

软饭男小说网 ruanfann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