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软饭男小说网 ruanfannan.com

书童也不是看不起家里贫困的生活,他跟了少爷,得到的钱越多,更能有机会改善家里人生活,能在这过年的时候有肉吃。

也能让兄弟们能有新衣穿,更重要的是如果能读书更好。

“你又嘴馋了吧?好像是家里没给你喂饱那样!”

唐顺延敲了一下桌子,桌子上有暖壶放着茶, 更是有点心放在桌子上,天气冷马车还放了暖炉。

“他呀,就是一个馋猫,吃了饭的肉都知道长到哪去了?”春香捂嘴笑道。

“可能被他肚子里的虫子吃掉了,要不然吃饭那么多,又不长肉,如果是农户, 人家养猪就惨了,我呸, 我说话了?”

秋霞平时的稳重,这几天放松了一点敢玩笑。

书童被笑也不恼,还是笑嘻嘻的说道:

“嘻嘻,那是小吃,我虽然嘴馋,但不能花钱吃,只说说罢了,刚才在府上吃饱了。”

他们作为仆人,在新年里也有新衣新鞋,是平常他们工作的服装,却是全新喜庆的颜色。

新年每个人的心qi ng都是那么心里喜悦,特别是小孩子能收到礼物很多吃的,盼着过年的到来。

只有小数的大人认为,一到年节就慌,那是因为没钱过节。

唐顺延身边的这两个丫鬟并不是本地人,没能回去见亲人。

书童不一样啊, 每个月都能回去一次,是那些没能回去见亲人的人, 羡慕的对象。

其实唐府有更多的家生子,他们一家子都在唐府上做,只不过是有的人在家里做,有的人跟着出了外,过节也不一定团聚。

马车来到了郊外球场边上,这里有很多的马车,牛车停在这里,更是有好多年轻姑娘,年轻公子,一些闲着的人走路来观看球赛。

今年组织球赛,和往年差不多,都是一样的,要是民间自发组织,当然玩这玩意的不一定是农村里的农民小子。

有这闲qi ng逸致的,多半是在书院里读书学会的打球,踢球,然后再喜庆的日子和朋友一起比赛玩。

唐顺延在丫鬟扶着下马车,在他马车停顿时,已经有他的同伴跑了过来,和他读书的那几个同伴, 同班同学好友。

也有一些不是一起读书的,但也算是朋友的人,见到他来到了都等待他下车一起去看比赛。

唐顺延虽然进入了书院,读的现在是中班,但强身健体的体育活动还是会学的。

比如这踢球,现在已经和一些伙伴们学会了一点规则,但他们这個年纪小的不能和大的小伙子比赛,体力比不上个子比不上。

他们这一组这是都比较有钱的公子,平常除了读书球场必须要玩的。

他们还自发组织了一下在每个月书院休息时间你在这里玩一下。

唐顺延却更多的时间被拖住了,小伙伴找他玩都无能为力。

唐顺延也没有办法,他想和同伴们玩,却被一个小女子缠住了,现在好不容易那位小女子搬走了,呵呵!

“唐顺延你怎么才来?”

“是啊,唐夕夜都来好久了,那些大哥哥比赛都快完了。”

一个个同伴只叽喳喳的说,唐夕夜也跟着点头。

“抱歉,你们看多了学到了啥?也不可能比过我呀!”

唐顺延在武力值上,他的同伴们身材不一,说的全能,他们的读书也是全能,但他们能比吗?

“呵呵,谁想和你比呀?不过你休息了这么一段时间,我们这些日子一起玩,找个时间,我们比一比,看你有没有退步。”唐夕夜笑着说道。

一群小男孩嘻嘻哈哈的来到球场边,就在他们来到球场边时。

又有一辆马车停了下来,看起来这辆马车很普通,还不如唐顺延那辆马车的豪华,也不如那些伙伴们的马车宽敞。

和外面租的马车差不多的简单,而且是半旧的。

车夫是一位中年车夫,只看他的模样一点都不像本地人,高鼻梁眼睛深进去,穿的衣服有一点像外地服装,不是汉服,马车停了下来,一个头上像是小数民族装饰的丫鬟,扶下来一个胖胖的六七岁小女孩。

这个小女孩的打扮,在这冰冷的冬天里虽然也穿着棉衣,但她的棉衣不像是锦衣,是皮毛做的外套。

马车停下来,并没有什么人注意,着装特别的丫鬟和小女孩的装扮出现在球场,渐渐的有人注意到了。

猜测这个小女孩一定是跟着家人来到这里,这个来自外地的女孩子是什么样的身份?

看起来像是平民,却又感觉不像,因为她高抬的额头,能想象的到这个小女孩平常有骄傲。

在人前表现如此傲气,身份令人猜测不透。

唐顺延和同伴们正在注意球场,并没有注意身后。

只见到球场有两队青年男子,他们分别穿着红色和黄色两种代表他们求带标志的衣服。

鞋子也是特意做的鞋子,并不不是软软的棉鞋。

他们赐的那个球,是一个圆球,是他们出院大家玩的地踢球。

唐顺延和伙伴们迷其中,看着这些大哥哥玩球,偷学技术。

男子们除了踢球,还会有身体的碰撞,推,双脚故意阻拦对方,想要让对方摔倒。

都是一些武功底子的套路,如果一个完全没有武功底子的,那必须要有弹跳力,机灵的躲开对方的阻力抢夺。

突然,球场上球队青年们玩着玩着,球飞过了界,球场并没有搞护栏,观众们都在球场边上看,眼看着这个球就要往唐顺延这边飞过来。

以唐顺延的身高,那个球飞过来也不会碰撞到他,有可能会飞往身后的人。

看着这个球打过来的力道,打到女孩子,或者打到没有防备的人,那个人必须要吃一壶。

唐顺延身边的同伴们还没有反应,他已经弹跳起来,整个人弹跳高了两尺,其中一只右脚对球一个猛踢。

球场那边飞了球过来这边,那些男子都高喊着让人闪躲。

却让他们看到这一幕,一个小男孩跳高一脚把球往他们这边踢了回来。

现场静了一下,唐顺延已经把球踢完了,又跳了回原地,像一个没事的人一样微笑着。

很多人开始鼓掌,为这个年纪轻轻很有动力的小男子鼓掌。

现场发生这一幕只是一刹那,很多大人都没反应过来,事qi ng又有了转折。

唐顺延身边的同伴们为他鼓掌,为他那高明的一脚欢喜的笑着,跳着!

“唐顺延,没来出来活动一,你的能力没减退呀!”

唐夕夜和同伴们笑着,跳着。

“那还用说,本人每天都不会间断锻炼!”

唐顺延年纪还小,表qi ng都挂在脸上,其实也为自己的举动很高兴的。

在他们这几个男孩子身后,他们并没有注意穿不同样服装的丫鬟,刚才那个惊慌担忧。

停在一边的马车夫都追了过来,只可惜他们都帮不到忙。

穿异服小胖女孩好像是吓呆了,一直呆着看前面几个小男孩围着,刚才踢了那一球的小男孩。

“小姐,你怎么啦!”

丫鬟一出口的是普通话带乡音,然后不顾小女孩有所反应,直接把小女孩抱起来快步走向马车,这一辆不起眼的马车走了。

并没有引起别多大的注意。

唐顺延当然也不会注意到,他的注意力在那些大哥哥的身上。

却从来不想,这一次的插曲,他刚甩开一个小女孩,又多了一个爽朗的小女孩成为朋友。

此刻他站在人群中,并没有见到被丫鬟抱走的小女孩一直转头看着他上了马车,马车走动的时候,小女孩也一声不吭地看着他的这个方向。

唐顺延和小伙伴们在观看了一个时辰,这里踢球有了胜负。

红队和黄队,红队胜了,黄队输掉无精打采,他们只是输掉一球而已。

这不只是输掉彩头,彩头对于他们来说也只不过是胜利的彩头,如此在乎输赢,当然是荣誉和面子。

他们这一伙人一直都是朋友,和对手也已经不打不相识好多年。

都是在这县城里有头有脸的公子,输掉了面子,对于他们来说实在是太没面子了。

那些偷偷在马车观看公子们,害羞的不敢出来的小姐们,对红对赢来的心上人,也不管这是公众的地方,跑出来祝贺。

黄队的人,那那些喜欢的姑娘跑去安慰。

红队的人得意的大伙一起去酒楼庆祝,还邀请姑娘们去。

黄队的被姑娘安慰,也没有兴趣和姑娘们聊下去,回到自己的马车上去换装,然后另找节目?

球场上开始变得空空的了,没了比赛,人开始散去。

“唐顺延,不如咱们去玩一玩?”

唐顺延身边的一个伙伴提议,看到别人玩,也想尝试动动手脚。

其他的兄弟也跟着说,他们确实是有点手痒了。

“咱们穿着这身打球?”

唐顺延有点心动,却不想弄脏衣服,今天的行程并不是打球。

他对自己的行程都会有规划。

这是家族培养出来的,没有目的的玩,他并没有兴趣。

难得休闲一天,他有点不想动,一年365日,好像只有今天他不用修炼武功。

“没关系呀,咱们每次出行都会在马车里放了东西和衣服。”

唐夕夜其实很想下场去玩的,今天出来就有这个想法,还安排了人把衣服放进马车。

其他的人都有这种想法,也有同样的动作,都跟着点头看着唐顺延,希望他能同意。

“你们有衣服,我没有。”

唐顺延其实是没有想法要出来玩球的,至于身边的人有没有给他准备衣服,在马车里还真的不知道。

“咱俩的身材差不多,我的马车里有衣服。”

唐夕夜不放过这个机会,和另外的同伴不停的劝说。

唐顺延始终是摇头,那些兄弟觉得有一点失望,他们很想撇下这个兄弟,他们自己玩。

但又觉得不够哥们,又想起了他们这一次出来并不是来玩球的。

秋霞很想和少爷说,出门她都会给少爷准备衣服,特别这一次少爷是去游湖的,怕突然会下雨,或者是把衣服弄湿了,在这么冷的天怎么会不准备衣服呢?

看着少爷不停的拒绝,她和春香都不敢说。

跟在唐顺延身边的书童,已经学会了察言观色,少爷不愿意,知道的事他也当成不知道。

最后众人都说不过唐顺延,只因为他说了一句:

“听说在湖边有美味的海鲜,有名的艇仔粥,此刻已经到了中午,你们继续在这里玩,我带着人去那里品尝美食,今天的行程中午饭不回府上吃哦!”

听到他这句话的人虽然是富贵公子,却也只是半大的少年。

出来之前吃的饱饱的,这时候已经过去了一个时辰,到了中午饭的时间,刚才为了玩而忘记了肚子饿的事。

此刻听说有美食,就心qi ng不一样了,玩是要玩的,得要吃饱了再玩!

唐顺延嘴角一弯暗中笑着,这些都是吃货,如果他们知道过两天他会去叶家吃好吃的,这些吃货会不会跟着他?

每年的一次年初二,也就是明天,本应该是母亲回娘家的日子。

只是隔得有点远,他只会跟着母亲在外父外祖母生辰,才回去帝都祝贺。

就如他祖母也是一样的,本应该明天去娘家,就因为过年时节太多事qi ng,一去也许会去几天,有些事在家里耽误就不能去。

唐顺延更是知道,家里人更是预防有大事发生。

往年都没有离开,年初二都会在家里迎客。

今年唐顺延知道还有别的事,那就是父母官离开了,等着那另外一个父母官什么时候到。

唐顺延希望他以后的日子,不会再有一个任xi NG的小姐粘着他。

此刻的唐顺延并不知道,明天的行程还是去了帝都,一去就好几天。

一行几个公子一起上了马车,出发郊外的湖。

郊外这个湖,其实并不是县城里唯一的一个游玩的湖。

不过这里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越王湖,这个湖的修建听说是有人赞助了的。

除了有画坊,有人在这里玩乐唱歌跳舞,更是qi ng人会面的地方。

当然这也是一种约会,悄悄的来也会是带着人一起玩。

在今天这个并没有下雨,欢乐的节日里,这里也很热闹。

除了做生意的在这里做吃的,卖一些玩的各种各样的都有。

甚至是有人弄了圈圈圈,这样的玩娱乐。

有假枪打气球,一些小贩卖的小本生意玩具。

更是有卖花的小子和姑娘,他们注意的对象是那些年轻公子和姑娘。

软饭男小说网 ruanfann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