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软饭男小说网 ruanfannan.com

叶志伟听了妻子的话一愣,他的大儿子是继承家业的,必须要娶一个知书达理,温柔懂事的女子。

在他的心目中大儿子结婚的人选还没有定,不过大儿子已经有十六七岁了,也是时候定亲了。

如果大儿子去订亲宏基大女儿还要等好几年,他的要求还要更高一些。

所以妻子说的二儿子, 二儿子刚好15岁,等个四五年也是可以的,第二个儿子不用继承家业,可以选择的条件低一点。

但大家都是姓叶的,又是同村,虽然这样也能结亲,可是他们对于刚刚崛起的宏基一家,一直是不喜的。

此刻脑海中出现两年前,一个小女孩带着几个妹妹一起到田地干活的qi ng景,那枯黄的头发,人又瘦又黑。

就在刚才在大门口看到的,五姐妹穿同样的喜庆服装,锦衣的布料,就连他们家也没有人人都能穿得起。

不是舍不得钱,也是家族大了这個一年四季变换衣服太多,又比如家里这两个女儿身材这么大,一个人一套衣服就占用了人家两个人衣服。

旧衣服一些生活费用也令他头大,这两年田地的出产没有别人的好,羡慕嫉妒宏基那农场。

又听说他那个农场附近的那个农场又被他买了,这人到底赚了多少钱?在两年之内投资三个农场,还有木厂那边有分红。

如此收入高,就连他这个几代都是财主的家庭,也在羡慕中。

妻子这个想法令他心中一动,也对哦,肥水不流别人田,二儿子如果娶了宏基其中一个女儿, 那么他只有一个儿子,绝对是可以去他那里分一些家产,这嫁妆也不少吧!

叶志伟听了妻子的眼睛转动,点头同意了妻子的话,然后又吩咐他们不要把这个消息传出去,也不要再去闹了。

“夫君放心,过了这几天,我请谋人去提亲。”

妇人坚定的眼神,把人娶进家里了,到时候还不是任由她搓。

“娘,您和爹说的提亲是提哪一个呀,是不是叶洛琪,哼,到时候二哥娶了她,她还给在我面前威风,让那个穷小子哭去吧!”

“大姐说的对,哈哈,到时候看我们小姑子如何制裁她,那个穷小子也只能梦想了!”

两个女儿终于不哭, 笑了, 他们大饼脸上泪水和鼻涕混着一团, 把本来今天上的胭脂水粉化了妆,成了大花脸。

作为母亲的也笑了起来,觉得这个主意很解气!

母女三个笑着出了去,她们商量着如何去提亲。

并且回去再次化妆,作为母亲的看见女儿妆化了,怕自己的夫君厌烦,不在此地多待。

叶洛琪:“???”

叶志伟根本没注意两个女儿那丑陋的脸孔。

也跟着笑了,他笑的并不是二儿子取了对方欺负对方而笑,而是觉得二儿子能娶这位,可能也是一位旺夫的。

作为财主也想自己的家业永久不衰,一代比一代好。

叶志伟心qi ng好了,并没有再去找自己的兄弟喝酒,而是去小妾的房间,他觉得该安慰安慰自己。

……

叶家兴被父母拉回家里,对他就是一顿打,他被打的哇哇叫。

“爹娘,别打了,我没有做,是那几个丑八怪的错!”

叶父更气了,手拿着棍子也不管这是新年,更不管打在儿子的新衣服上会烂掉。

儿子这一次有了麻烦,做父亲的并不能帮,而且还连累了一些乡亲。

他们家如果没有租的地,种旱地也可以,就是出产不多,以后要勒紧裤带,不过有更多的时间可以出去打工。

可是打工又能永远的吗?

作为农民没有地耕种,这是最苦的事qi ng,谁让他们家穷呢!

本来人穷志短,儿子却要去惹事qi ng。

叶家兴被父亲打的呱呱叫了,也没有服输,不认为自己错了,他作为一个男子保护自己心爱的女子有什么错。

有的就是那些丑八怪,自己错了!

叶家兴被打的屁股出血,疼得他一跳一跳的,双腿也被打的一条一条的血痕,但他还是嘴硬的不服输,不认为自己错了。

他穿的新衣被打的破了,他的父亲打的累了,夫妻俩相对在新年里要流泪。

叶家兴在面对父母哭的时候,自己身上的痛也不能怨,只能叹气他家太穷了,就因为穷被欺负。

叶家兴那几个兄弟,也好不到哪里去,他们被父母拉回家也是被打一顿。

但他们都说,他们并没有做什么事qi ng,只是在兄弟要被打的时候帮一下而已。

作为兄弟哪里不能义气的!

他们的父母就说他们傻,别人打架,他们去帮什么?

叶家兴这一种为了女孩子而去和富人家斗,也不看看他们家是什么qi ng况,宏基家的女儿会嫁给他吗?

那些男孩子被父母如此说,他们也并不看好,又被父母埋怨,现在好了家里没有地耕种,这过了年以后如何是好!

以前一直很懒惰的男孩子们,此刻有些无助,在父母又说了过了年初二,就让他们自己去大山上开荒。

并且种植粮食,如果不然以后就饿肚子了。

一个个的愁眉苦脸,觉得以后的日子没法闲着了。

叶家兴去打工都还比他这种开荒的好一点。

如此一想的时候,一个个的又请求父母帮忙去宏基家里说说,过了年他们去他们家做工。

本来儿子不再偷懒,有想法去做工,给家里赚钱是一件好事,却被这样惨痛的代价换来的,也高兴不起来。

于是一家人商量一下,过了年初二去宏基家,让自家没有种地多出的劳动力都去做工。

宏基买来的那些庄园又要请人,这本来就很多人都知道的,这不还没过年吗,还没有决定要不要去。

经过这件事qi ng,宏基家的帮工不愁请不到人。

……

宏基抱着小女儿,把五个女儿带回了家,也不管家里来了人,观看女儿们没有事,并且带她们来到房间,让她们不要出去。

以后什么财主的女儿请帖邀请函的,也不让她们去。

叶洛琪作为大姐,今天这件事qi ng觉得是她保护妹妹们保护的不好,不应该去赴约的。

可是后来发生的事并不是她想要的,经过这一次争吵的事件,她的名声有影响。

叶凤琪在姐妹中,第一个忍不住气愤的说道:

“爹爹,谁知道她们是如此嘴脸,为什么要让她们看不起呀!以后她们谁请才不去呢!”

至于今天接到的五个邀请函,在发生了一件事之后,那四个当然不去了。

宏基脸色不好...让她们姐妹不要出去,一直在房间里有人拜访就见一下,不想见的就不见。

此时的他们,如何的也想不到,被对方惦记上了。

宏基吩咐女儿后,在女儿懂事的眼神中不太放心的走了出去,今天拜访的人太多,他刚才急忙的跑了出去丢下客人。

李氏也抱着儿子接待村里人,眼神不断的看向院子门口,能看见夫君带着女儿们回来了,女儿们的身上一点伤都没有,这才松了一口气。

外边闹剧发生的事,宏基爹并不知道,他这时正和几个同年纪的在一起喝酒,听着别人的奉承乐开了花。

赖氏怕冷待在房间,让工人把吃的东西放在房间的桌子上,一边吃着东西一边看向窗子外面,只要院子进了,人也能从她的眼中过。

大过年的待在房中,这也是赖氏心中的另一种想法。

来他们家拜访的多数都是穷人,在大过年的两手空空的进来,不但吃他们家的东西,还想捞他们的红包。

赖氏抠门的在想,这些人想得到她的红包没门。

在这里的习俗,如果遇到比年长一点的,你如果富裕的话,也会给红包,年轻一辈的像她这老一辈的也要给红包,更别说那些小娃娃了。

如此分析的一趟下来,村里人没有1000,也有800,这如果给出几十或者几百个红包,就算是抠门的,一个铜板,一个红包,数量也不少。

她才不会像宏基,李氏不听劝装阔佬,在过年这段时间又发这么多的红包。

宏基:……

姐妹五个在房间里呆了只一会儿,毕竟是新年,还有孩童的心理,面对桌上的食物,开始忘掉刚才的不愉快。

叶诗琪对桌子上的瓜子,花生,还有一些油炸的食物,没有兴趣,觉得这是一种垃圾食品。

在这古代的人们,他们不会制作植物油,也不会制作花生油,油炸的食品完全都是猪肉油。

吃这样的食物不但脂肪多容易长胖,更有影响身体一些机能。

在这医学不发达的古代,一点小病小痛都会让人从小病变成大病,病不起。

她倒喜欢吃一点软的年糕,也顺手拿了一块莲藕粉做的年糕,里面放了芝麻花生,吃着软软糯糯的,口感是香甜味道。

叶诗琪一下子又想起来昨晚上的事qi ng,昨晚发生的事qi ng,那位大王给的东西,她还来不及看。

此刻有点急想要看一下,正想要回房间,他们家又来了一群小客人。

这些小客人就是刚才跟他们一起去看醒狮的女孩。

她们来到他们家,问了工人五姐妹在哪里,直奔她们的房间。

当她们进到房间,见到五姐妹正在吃东西,见到桌子上丰富的食物,原来担忧的神qi ng变成了忍不住吞口水的馋。

叶洛琪让丫鬟给这么多的小女孩端凳子,丫鬟为难的看了一下这么多人。

看一眼过去起码有几十人,这个如此大的房间都挤得满满的,就这样站着都如此的挤,让她们坐下来不够地方啊!

小女孩慢慢仿佛明白了丫鬟的心思,纷纷的说不用坐了。

这是一条村子哪里止这几十个女孩子?

也就和他们年龄差不多大的,也不止这些么多。

多子多福的想法在人们的心里深根蒂固,只要能生能养,每个家庭都有十八个孩子,特别是那些几个兄弟一起生活的人家,加起来几十个孩子都有。

特别像他们这五姐妹那样的,如果头胎不是生的儿子,接下来会生很多的女儿也会为了生儿子而生娃。

尽管有一些父母已经生了两个儿子了,还想生更多的儿子,这其中又生了一些女儿。

叶洛琪安排丫鬟给大伙分吃的,很快桌子上的东西没了。

丫鬟只能到外面去,又把食物端进来,幸好主母有了预备,在一天前工人们都忙碌的做吃的。

尽管有点心疼,这么多人吃掉这么多的食物,大小姐吩咐的她不得不去做。

在房间里吃东西的女孩们很高兴,家里在过年的时候也做了很多的食物,只是家里兄弟姐妹太多,父母长辈并不舍得一下子给她们吃的太多零嘴!

特别作为家里第一位低下一点的女孩子,她们并不能得到更多的吃的东西。

在这家吃的东西比他们家做的更好吃,这应该就是大厨做出来的食物,果然不一样。

女孩们开心的吃着食物,很珍惜手上吃的食物,并没有一口两口把手上的东西吃掉。

她们不但分到了糕点,点心,还分到了糖果瓜子,花生,尽管分到手上的并不多,也让她们乐呵的笑着。

有女孩一边吃着东西,一边开始关心八卦,刚才已经过去了的事qi ng。

“叶洛琪,听说那个叶家兴和财主的女儿吵了之后,那财主一狠心,把叶家兴和他兄弟家租财主的地都不让他们耕种了。”

“是哦,我们家就在他们隔壁,就听到他们父母打的,他们呱呱叫,都担忧过了年没有地租,没有耕种的地没饭吃。”

这两个女孩一说,叶洛琪握紧了一下双手,怎么又扯上了别人耕种的事qi ng,事qi ng越来越严重,她也不由自主担忧的起来。

叶欣琪察觉了大姐的表qi ng,知道大姐不方便说,说啥都觉得她无qi ng,于是她替大姐出头道:

“这也和我们没关系,更和我大姐没关系,是那些人蛮横无理,他们的做法令人讨厌!”

村里的那些女孩虽然跟着点头,却没有那么乐观的心思。

“谁怕他们呢?我们家又不缺地,更不会去租他们的地!”

叶凤琪如此说道。

叶诗琪想到了自家刚刚合股买的庄园,这个庄园的大山没开发,另外一个已经建设好的庄园那座山也没开发,正好缺人干活。

她作为小孩子不方便如此说话,聪明人会为了自己的生活,想出各种活法。

软饭男小说网 ruanfann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