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软饭男小说网 ruanfannan.com

小少年们听到了小表妹如此问,他们呆了一下,为难不了小表妹,还被小表妹笑话,他们哪有什么拿得出手的礼物。

另外四个姐姐的暗笑……,你们如何能比得过口齿伶俐的小妹呢!

亲戚少年们为难的模样,叶诗琪看在眼中,这些少年们除了读死书,还真的没有什么技能。

叶诗琪如此想,她的表哥们为难的抓抓头,把头上的布中拉歪了。

他们还没发现样子有多搞笑,滑稽!

“没,没礼物……!”最终还是大表哥发言。

其他的表哥都摇头,表qi ng很是尴尬,他们都知道这个小表妹最厉害了,琴棋书画,雕刻,都比他们厉害。

他们长这么大听闻中,有哪个女娃像小表妹这么厉害的,真是闻所未闻。

不得不承认,他们还是弱鸡,面对这小表妹压力山大中!

“你们没有礼物送给我,我大人有大量原谅你们了,不和你们计较!”

叶诗琪一个小女孩说出如此话语,令人听着想笑,他的表哥们却是猛点头。

在一边坐着李外公,还有抱着小娃娃的李外婆,听着孙子,孙女和外孙子,外孙女们讲话他们夫妻俩一直笑着。

叶诗琪之前有了想送礼物给他们,不只是男孩,女孩也有,早就准备好了放在空间里的一个袋子中。

这时她从空间中把袋子拿出来,外人见到她是从外衣袋子中拿出来,忍不住看她的衣服,小小的人儿衣服是百宝袋?

她的姐姐们之前见到她送给表姐妹们头饰,以为只是送一件新年礼物,此时又见到她拿出一个袋子,表qi ng里都有一点疑惑。

叶诗琪雕刻的多少首饰品,姐姐们并没有知道的很清楚。

“表妹,你手中的是糖果吗?”小舅的大儿子舌舔一下嘴道。

其他的表兄弟没有发言,姐妹们也没有发言,只是好奇的看着那个袋子。

“小表哥就知道吃,男孩子这么嘴馋不好!”

叶诗琪嫌弃的看一眼这个小表哥,引来其他的表兄弟,表姐,表妹们的笑声,她的姐姐们也跟着笑的起来。

“嘻,嘻嘻!”

李外婆怀里的这个那个小娃娃看着大伙欢乐的笑容,也跟着笑了起来,这一点大的孩子哪里知道他们乐什么?

被笑话的这个小表哥脸色通红,不是恼火的,是羞哒哒的,被笑话的低下了头,躲在大哥身后!

叶诗琪继续逗他下去,怕小表哥在新年里被她逗哭了。

“袋子里的不是糖果,是送给你们的礼物,你们要不要礼物呀?”

叶诗琪问的不只是男孩子们,还看了一眼女孩子们。

刚才已经收了礼物的女孩子们不敢吭声,不好意思说要收礼物,觉得已经收了一件礼物,没有礼物送出,已经不好意思了,又收礼物如何是好?

那些表兄弟们就没有那么多的顾虑了,之前他们是开玩笑的,其实心里也有那么一点羡慕女孩子有礼物收。

人人都知道这位小表妹的身上好东西多着。

“小表妹是什么礼物啊?”

大姨妈的大儿子道。

别人并没有听出这一句有语病,叶诗琪听出来了,白了一眼大姨妈的儿子道:“你才是礼物呢!表哥是什么礼物?”

“额……”

表哥们被问的无言,论口才,他们自认没有这个小表妹好。

“那……,人人有份,不许害羞哦!”

叶诗琪从小布袋里拿出,属于男孩子吊坠红绳子项链和属于女孩子的手链。

只见到都是活活如生的貔貅,少年们和少女们见到如此漂亮的首饰,都忍不住笑开了脸。

如此漂亮的首饰哪里忍得住手,不收礼物?

李外公和李外婆看着,都忍不住上前观看。

才距离的不远已经闻到了檀香木香香的味道,走近一观看,发现项链吊坠和手链都很美,那个貔貅像是活活如生。

老夫妻两不由赞叹,觉得雕刻的很精致,这种檀香木首饰,在外面的首饰店卖的很贵。

作为农民的他们头上的簪子都是买的普通木头的。

最近这两年家庭好了一点,舍得买人首饰。

夫妻两有儿女们送的礼物,却也没有这种檀香木做们首饰。

见到外公外婆如此目光,叶诗琪觉得她考虑有点不周,都有礼物送给表兄弟,表姐妹,外公外婆怎么又小得了?

还有大舅,小舅,他们的娘子,大姨妈和姨父。

这么一算起来需要很多礼物,听起来是她这一个这么小的孩子送的礼物送与不送无所谓。

可是她好像代表了全家送礼物。

之前外公外婆做生日的时候,她并没有雕刻这些首饰,后来雕刻首饰的时候也考虑到了全部最亲的亲人都送一件。

外公外婆不止一件,给他们做了梳子和木头簪子。

叶诗琪又从口袋中拿出几件木头做的东西,对外公外婆说道:

“外公外婆这是送给你们的哟!”

叶诗琪并不知道别人的夫妻会不会用同样一个梳子,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用品吧,特别是古代的男人头发这么长,不用好一点的梳子很容易断。

一般的人能买牛角梳子,这已经比普通木头做的梳子贵一点。

夫妻俩的梳子不一样,木头簪子也不一样,可以说是纹路不同,男的都是雕刻的祥云,女的雕刻喜鹊。

叶诗琪不敢雕刻龙凤,貔貅还能是普通人佩戴的东西,龙凤佩戴的人物可要分身份的,如果被外人见到了去告官,可能会罚钱或者坐牢。

就连牡丹花变成了国花,普通人也不敢绣来穿着。

“这送给我们的?外孙女真乖!”

夫妻俩看着这么漂亮的梳子和首饰,把属于他们的东西拿在手中,爱不释手!

在过年里不哭,但他们已经笑出了泪花。

叶诗琪见到外公外婆这么开心,也觉得自己那么辛苦雕刻值得。

于是没闲着的给表兄弟,表姐妹们送上礼物!

半大的少年和半大的少女们,就收到了一件礼物,喜欢的又佩戴上。

这时他们你看看我的首饰,我看看你佩戴的首饰,乐呵的不停的笑着。

客厅里并不止,他们这些人在,还有别的一些亲戚,都是用羡慕的眼神看着。

男娃女娃们,抓着自己亲人的手,很想长辈帮忙讨要一下礼物。

他们看着羡慕,同样是亲戚,却没有那么亲近。

那些亲戚看着他们这一行人都得了礼物,大人都很羡慕的看着李外公李外婆得的礼物。

会在年初二来李家,也是比较亲近一点的亲戚,也许有人故意在这一天来李家,想要见一下宏基一家。

不少的亲戚家里能出去劳动的,已经在这两年攀关系,在叶家庄园,还有木厂找到一份工作。

他们用羡慕的话语赞叹,李家生了一个好女儿,选了一个好夫君。

并不好意思让一个这么小的娃娃送礼物给他们,或者他们的娃娃们。

李外公和李外婆笑着,很有荣感,却谦虚的说着话语。

已经佩戴好了首饰的男孩女孩们可管不了别人羡慕的目光,他们要把这么好的首饰炫耀给他们的父母看。

叶诗琪没有偷偷的在没有其他亲戚的时候送礼物给亲戚们,并不是要给亲戚炫耀。

她送出的礼物,其他的亲戚以后也会知道,送礼不需要偷偷摸摸。

也预料到了这一点,手中的两个袋子还有礼物没送出,属于男娃女娃佩戴的,女娃们和男娃们一样只得了一件佩戴的首饰。

叶诗琪没有全部送出手中的头饰,那是别人送给她的,也不能全部借花敬佛。

男娃女娃们得了一件首饰,都开心的和他们的说,作为家长的更笑开了脸,虽然他们做家长都没得。

知道这样的首饰不便宜,别人不送,怪不了别人,亲戚也不能强问人要礼物。

叶诗琪送出来这些东西后不再送东西了,把留着给大舅,小舅夫妻礼物留在他们快要回去的时候送。

大姨妈和大姑父,也会在临行的时候送。

叶诗琪听到厨房那一边,得了,礼物的表兄,表弟,表姐,表妹,都佩戴着自己的首饰去给他们的父母炫耀。

厨房里也传出属于亲戚的声音,这些孩子的父母对他们佩戴的首饰发出了赞赏笑声。

“厨房里脏乱,你们到外面去玩吧!”这是大舅母的声音。

“对,厨房这么窄,你们这么多人来到这里,快出去!”这是小舅的声音。

其他的孩子选择听话的出厨房,唯独大表哥坚持的说道:

“我留下帮忙烧火吧。”

大人们好像是同意了,大表哥留在厨房那边帮忙烧火。

其他的孩子又跑回来了客厅。

厨房那边又传出来了,李氏夸赞侄儿懂事,能帮忙做家务了,一般读书的男子,很少见厨房。

大表哥好像是很小的声音,听不出他说的是什么。

大舅却说:“阿妹别赞他,都这么大一个男孩了,还不帮忙,他的表妹们都帮忙赚钱了!”

叶诗琪听不出大表哥的表qi ng,却听到大舅母说道:

“别说孩子,你平常都不在家,都是孩子们帮忙做事的,放学回来帮忙做饭,休息日还帮忙去浇菜,女娃们也帮忙做事。”

小舅妈也跟着说:“是啊,大伯,应该夸夸大侄儿。”

“大哥,你听到了吗?应该要夸夸侄儿懂事!”李氏的声音。

然后又听大表哥不大的声音道:“我爹说的对,我这做大表哥的是比不上小表妹强!”

叶诗琪然后又听到大舅,小舅,大舅妈和小舅妈夸赞自己的声音,她嘴角一弯,心里再说:“本靓女受不得赞的!”

然后又听到父母亲声音,他们谦虚的说了一些话语。

叶诗琪不知道他们想的是什么,只知道农民的眼里,在富贵人家觉得很普通的首饰,都觉得很贵重,这就是格局!

也是穷人和富人的距离,不是永远都不能拉近距离,这个拉近距离的过程,完全是一种机遇和资源!

李家人很开心,能跟着投资,还没有回本,有可能还要投资,前途一片光明,觉得拼一拼有可能两只脚走路变成了坐马车。

就算是不能赚大钱,那山那地还在,都是他们的产业,虽然有宏基1/3,他们兄弟得了大的,在这说话权利中,他们有了发言权。

之前有了山上的地用来种植叶诗琪那些草药,宏基就要了那座山,这一种植药品五年不能收成,总不能让两个舅上火,那些水田也能让他们回本。

宏基觉得他这两个庄园肯定不会亏,那一座山当做是让女儿练练手。

大餐在他们这么多人的合作之下,半个时辰之后四桌的大餐,在好几个锅完成。

大人们开始叫那些小孩帮忙端菜端饭,客厅和院子都摆上了桌子。

院子里并不很挡风,有中午的太阳暖和的光泽,其实也不太冷。

在院子里放了两桌,屋子里放了两桌。

家里的老人和还有客人进入里面吃饭。

外面这两桌是他们大人,还有家里的小孩落座。

叶诗琪从屋子的窗口,门口看出去,屋里的两桌和外面两桌的菜式是一样的。

大人们赶忙去洗手,也见到了大表哥去洗手,擦脸,帮忙烧火的他脸上有炭灰,双手和衣服都沾了炭灰。

大舅和小舅开始给父亲倒酒,却没有给父亲倒酒。

“今天不喝酒,别给我倒酒。”宏基伸手阻止了。

“二姐夫,你什么意思?不是答应了,咱们今天多喝两杯?可不能拒酒。”

李志豪话里话外都是姐夫不讲信用,明明说好了,今天他们来会和他们高兴的喝一杯。

庆祝的酒可等了好几天!

“别,今天我是车夫,我要赶牛车不能喝酒!”

宏基在这个解释让丈母娘很赞同。

“对,对对,赶车不能喝酒。”

李外公也跟着点头说道:“二儿,给爹倒酒!”

李外婆又阻止:“你一把年纪又有小毛病,不能喝酒!”

“老婆子,说什么话呢,今天有肉,又有酒,你让我一个老头不喝酒,不是让我馋吗。”

他顿了一下,看了儿媳妇,儿子,女儿,女婿们一眼道:“我那些小毛病已经有两年没有范了,小小的喝两口没事。”

然后又给自己的二儿子威胁的眼神。

“哼,只能一杯。”

李志豪听母亲如此说,并不少父亲威胁的眼神说道:“爹爹,娘亲也是为了您好,您就听娘亲的只能喝一杯。”

李外公没法,不答应,也没有摇头。

李志豪又给大姐夫倒酒道:“二姐夫不喝酒,大姐夫,你走路的多喝几杯,要是你喝醉了这里有房间给你睡。”

“呵呵,好吧咱们干杯!”被点名的大姐夫又如何能拒绝。

软饭男小说网 ruanfann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