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软饭男小说网 ruanfannan.com

在下山之前,何甜甜还需要做些准备。

她已经开始研究归元诀中的符箓大全,并进行了正规、系统的玄学修炼。

何甜甜可没忘了,这是个灵异世界,而不是修仙世界。

灵异嘛,自然是存在着鬼、精怪、魔物等各种非人类能量体。

何甜甜自己在山里隐居,人,或许只有她一个,但这种非人类的存在,却不止一个。

只是之前她修为太低,根本无法进行更深一步的行动。

当她丹田内的灵力有了一定的储存,修为跨入练气二期的时候,她终于有资本按照自己的筹划进行了!

首先,她给自己开了天眼。

没办法,她这一次是身穿,而她原本的身体就是一具普普通通的肉身。

不像第一次进入神棍世界的时候,她穿越成的“何甜甜”。

那个“何甜甜”,是四柱纯Y的体制,天生就能看到鬼物,更是各种非人类能量体最喜欢、最觊觎的存在。

何甜甜自己天生没有Y阳眼,而她还要在灵异世界维持自己世外高人的形象,那就只能后天努力修炼,然后一步步的补全。

调集灵力,运行归元功,何甜甜右手食指指尖上灌注着灵力。

手指用力点在眉心,伴随着一声娇喝:“天眼开!”

何甜甜的眉心便有些灼热,紧接着,这里似乎真的睁开了第三只眼。

当然,这种眼睛是无形的。

更多的像是神识的外放。

而天眼跟神识还不一样,神识所能看到的也是肉眼可见的物品。

天眼却能铺捉到那些异于常人的非人类能量体。

这不,漂浮在木屋周围,就有各种形状、各种颜色的能量体。

有的是人型,有的则是虎豹等猛兽,还有一些精怪外溢的能量。

“哦豁,没看出来啊,小树,你居然也是个成了精的老树!”

在何甜甜的天眼之下,这个世界中的万事万物,简直就是无所遁形。

何甜甜穿着道袍,慢慢的走出了木屋,走到自己经常取水的水潭边,正好看到不远处有一棵参天的古树。

刚看到这棵古树的时候,何甜甜就隐约有感觉:这棵树绝对不是一般的树。

她引气入体后,也成功在古树身上感受到了灵力波动。

这棵树,即便没有修炼成精,也活过了上千年,兴许还是末法时代前遗留下来的“幸存者”呢。

但,等她用天眼扫过古树,何甜甜便发现,这棵树已经开了灵智,有了灵体。

呃,就是灵体的模样跟它粗壮、古朴的本体不太一样。

白嫩嫩的小男孩,头上顶着一根树杈,树杈上还长了三片叶子。

身上穿着大红色的肚兜,小胳膊、小腿儿都胖的一节一节的,如同米其林轮胎一般。

何甜甜看到这个悠闲坐在本体树杈上的小男娃灵体,她就禁不住的想笑。

太萌!

太可爱了!

“咦?你能看到老夫?”

小男娃儿听到何甜甜的声音,不由得一惊,他从树杈上站起来,奶声奶气的说道,“小丫头,你是玄门中人?”

何甜甜脑门垂下三根黑线。

老夫?

哈哈,听一个嫩呼呼、肉嘟嘟的小男娃儿口口声声的自称“老夫”,着实有些怪异。

何甜甜喷笑的同时,也没有忘了回答对方的问题,“小家伙,确切的说,我应该算是修炼者!”

“修炼?隐世家族的传人?”

小男娃儿继续好奇的问道。

他倒没有在意何甜甜的“失礼”,而是像个包容、慈爱的长者一般。

事实上,这棵树也绝对称得上“长者”。

他已经活了两千多年。

当然,他的本体是一颗银杏树,而银杏树的寿命本来就很长。

但,他有机缘,在自己长到一百多岁的时候,那时虽然进入了末法时代。

修炼者却还没有彻底消失。

银杏树便幸运的遇到了一个游历的修炼者。

他看银杏树有些灵xi NG,且他在银杏树下抓到了一只小灵兽,便觉得自己跟银杏树有些缘分。

修炼者变为银杏树开了灵智。

有了灵智,银杏树竟也能吸收天地精华的自行修炼。

这一练就是两千年。

银杏树虽然身处深山之中,但每隔三五年,总能遇到砍柴的农户,或是打猎的猎户。

尤其是到了战乱的年代,山下的村民纷纷跑进深山躲避。

通过这些人,银杏树知道的时代的变迁,知道了人类社会的种种发展。

另外,银杏树还帮着一两只天赋极好、或许是拥有上古血脉的小兽、小鸟觉醒。

这些精怪,可以随处的跑动,甚至飞翔,自然而然的就成了银杏树的眼睛、耳朵……

所以,银杏树知道,现在已经是新的华国。

那些贫苦的百姓有了自己的田,一年到头都不会轻易往深山里来。

想想也是,有田有生产队,谁还跑到深山里喂老虎?!

银杏树自己数着,他约莫有十几年没有看到来到这处密林的猎户或是百姓了!

毫不夸张的说,何甜甜是他这些年看到的第一个人类。

还是个修炼者!

银杏树顿时来了兴致,一个跳跃,从本体上跳了下来,“小丫头,你真的是修炼者?看老夫这问题,你若不是修炼者,你肯定看不到老夫!”

“是啊,小家伙,我确实是修炼者。只是刚入门,修为不高。”

何甜甜没有直接跟银杏树纠正什么称谓,而是自顾自的喊着对方。

银杏树呢,似乎也跟何甜甜达成了“默契”,他也没有指责何甜甜“不懂得尊老”。

两个人,啊呸,不是,是一人一树,你叫我一声“小丫头”,我喊你一句“小家伙”。

两个人各自按照自己的心意称呼着,聊天的气氛居然也很和谐。

“你就住在不远处的那个木屋里?我这段时间,没少看到你来提水!”

“你赶来的时候,还没有修炼吧!”

银杏树好歹也是活了两千多年的古树,虽然不懂人类的修行,但也能感受到对方是否有修为。

他非常肯定,自己第一次看到何甜甜的时候,对方确实只是个凡人。

这才一个来月,这个小丫头就已经成功迈入了修炼的门槛。

不得不说,她的天分还是非常高的呀。

“是啊,那时我刚从外面遁入大山,虽然懂些玄学,说到底却还只是个普通人!”

何甜甜按照自己给自己设定的身份,煞有介事的说道。

“遁入大山?”

银杏树稍稍怔愣了一下,然后,他的目光下意识的扫过何甜甜的装束。

道姑头(何甜甜:呸,这是丸子头),一身道袍,妥妥的小道士呀。

而外面——

银杏树已经从小戴(他点化的一只鸟儿)口中,得知了山下的qi ng况。

虽然他不太理解,却也知道,似眼前这个小姑娘这般的道士,在山下,要么还俗,要么就只能遁入深山。

小姑娘是个道心坚定的,所以她选择了远遁。

只是,深山密林,危险重重,这小姑娘也是厉害,居然还真的就靠着一个水潭、几颗野果树,就此活了下来。

“小丫头,你既然已经遁入了大山,为何还要出去?”

银杏树自诩是两千多岁的老祖宗,他对于幼崽,都存着最大的善意与慈爱!

与何甜甜攀谈了这几句,他觉得这个小丫头不错。

眼睛澄澈、心思单纯,是个一心向道的好孩子。

这样的好孩子,银杏树不想她受到伤害。

何甜甜摊摊手,无奈的说道,“没办法,我虽然跨入了修炼的门槛,却还只是个肉身凡胎!”

“在我能够辟谷之前,我需要吃东西,需要营养,更需要盐!”

而这些,山里是没有的。

或许有,但需要花费巨大的经历去寻找、提炼。

何甜甜算过了,与其在大山里漫无边际的寻找,还不如直接下山呢。

再者,她也不是完全的与世隔绝。

她还需要入世,在周遭的百姓心中,树立一个隐世高手的形象。

所以,下山之旅,势在必行。

“哦,原来是这样啊!”

银杏树点点头,其实,他还是不十分理解。

没办法,他再是个长寿得近乎永生的古树,他已经幻化出灵体,他本质也是个植物。

他不是人类,自然无法体会人类的吃喝拉撒、酸甜苦辣咸等。

不过,他知道这些对人类很重要。

小姑娘下山,也是逼不得已啊。

“如此说来,你确实该下山走一趟。不过,你这幅装扮,似乎不太好!”

“还有,你、你有钱吗?有票吗?”

别看银杏树扎根在人迹罕至的深山之中,但他因为有小戴、小白这样的帮手,他对于外面的qi ng况,绝对非常了解。

山下的人,买东西,除了要钱,还要票呢。

小道士身上或许有些积蓄,但票据什么的,就未必有了吧。

当然,小丫头还可以去黑市,但她这身打扮太招眼了,兴许到不了县城,就会被人抓住!

哎呀,粉嫩白胖的小男娃,都快提何甜甜愁死了。

何甜甜见他这副模样,实在忍不住,身上rua了一把。

她有修为,可以触碰到灵体。

而不是像普通人那般,伸手就能穿过灵体。

她轻轻揪了揪小男娃的小揪揪,又摸了一把他头顶上的树叶儿。

唔,别说,手感还不错。

关键是小男娃身上的灵气非常充足。

银杏树万万没想到,自己一把年纪了,居然还被个小丫头给调戏了。

他红着脸,飞快的向后跳了几步,略带控诉的喊道:“小丫头,你、你无礼!”

何甜甜则会给他一个大大的笑脸,“小家伙,你真可爱!”

银杏树:……

就好气!

完全都不想搭理她!

看到白胖男娃儿的脸都气成了包子,何甜甜赶忙笑着赔礼:“对不住,是我失礼了。”

“不过,小树,你是真的很可爱呢!”

银杏树好想吹胡子,奈何他没有!

他不想表现得太过幼稚,可偏偏本体就是个可爱的小男娃。

两三岁的萌宝,生起气来,也是那么的可爱!

“老夫已经活了上千年,不求你把我当成老祖宗,把我当成一个长辈,甚至是平辈,都不为过吧!”

最后,银杏树泄了气,委委屈屈的说了一句。

何甜甜:……

好吧,我确实有点儿过分。

虽然何甜甜的心理年龄远远不止两千岁,但就她的这具身体而言,确实只是个十八、九的小姑娘。

即便她有个修炼者的身份,也不能太过自大。

她必须保持该有的敬畏之心。

对待长者,也该给予足够的尊敬。

“老前辈,对不住!是我孟浪了!”

何甜甜再次道歉。

见何甜甜态度认真,不像是敷衍,气咻咻的银杏树这才没有继续发飙。

敏锐的他,还听到何甜甜对自己的称呼也改了。

从刚才的小家伙,变成了老前辈。

嘿嘿,这小丫头还算懂些礼数,知道尊敬前辈。

“算了,老夫懒得跟你计较!”

银杏树傲娇的摆了摆手,然后,回归正题,“对了,你想下山,我倒是可以帮你!”

何甜甜眼睛一亮,她没有去质疑银杏树作为一棵树,连窝儿都不能挪,如何又能帮助自己。

哈,开玩笑,人家再是树,也活了两千多年。

更不用说,人家还开启了灵智,修炼出了灵体。

不敢说银杏树在这片山林称王称霸,但它绝对是坐地户一般的存在。

都不用太多,只需对方告诉何甜甜一些“秘密”,就足够何甜甜去“忽悠”了。

“我给你说呀,除了这片大山,就是一个叫靠山屯的小山村。村东头有个好猎户,他爹死了二十多年,却迟迟不愿意去投胎!”

“小戴还在坟地见到了那个老鬼,问了一番才知道,老鬼有心愿,在心愿未达成之前,他死活都不肯离开!”

“小丫头,你既然开了天眼,应该也能看到那个老鬼,你索xi NG去跟他好好聊聊,你若能帮他达成心愿,他定会有所回报!”

“……那老鬼的儿子可是猎户,能猎到熊、老虎等猛兽,家里很是富裕呢!”

银杏树也算用心良苦了。

他告诉何甜甜这个小秘密,无非就是想让何甜甜帮助老鬼,继而从老鬼儿子手中得到报酬。

另外,能够顺利送一个滞留人间许久的老鬼去投胎,也算是一份功德。

对何甜甜来说,绝对是一举双得的好事……

软饭男小说网 ruanfann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