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软饭男小说网 ruanfannan.com

沈玉真的来到了这里。

看台之上,四殿、七峰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了少年的身上。

很多第一次见到沈玉之人的目光充满了好奇,更多人的目光则满是期望。

一年多了,那个从翠竹峰来到渊圣殿的清秀少年如今是什么境界,会不会再一次的出人意料。

因为,商璎珞和叶知秋才是这一代中天赋最卓越的弟子,天级道体,悟xi NG奇高,境界提升远超其他人,沈玉和他们相比,还是差了一些。

但是许多人却并没有这样想,他们细细想起沈玉这些年的经历,发现,不知不觉中,这个少年已经比那两人更强。

在衍法殿,入门弟子之间的两峰小比,沈玉就轻松的击败了炼气九层巅峰的叶知秋。

在分宝崖,他第一次登顶就得到了一件先天灵宝的传承,道宗数千年来,这样的人屈指可数。

最重要的是,他是掌门这些年来收的第二个弟子。

紧紧这个身份,就让人不敢轻视。

余雯雯望着石台上的清秀少年,说道:“几年不见,倒是有些变了。”

许轻梅笑着说道:“长高了一些,人也更好看了许多。”

石台中央。

傅意望着眼前神色平静的少年,没来由的心中发慌,随后定了定神,问道:“你是沈玉?”

沈玉没有回答,只是拍了拍青鸾鸟,等它飞上天空后,便环顾了周围。

这种不屑一顾的神色顿时惹恼了傅意,脸色微微一变,冷冷说道:“请赐教。”

随着话音落下,傅意身后的仙剑瞬间出现在两人中间,剑身修长,覆盖一层淡淡的蓝色光芒,磅礴的灵力从剑柄喷涌而出。

虽然傅意在极力的控制这柄仙剑,但是给人的感觉似乎这柄仙剑在引导他。

有人一眼就认出了这件仙剑灵宝的来历,口中更是骂了一声不要脸。

衍法殿看台之上,明见冷哼道:“无耻。”

许轻梅也是摇摇头,无奈说道:“小儿辈之间的争斗,老一辈的居然不要脸的插手,还真不怕丢人啊。”

余雯雯问道:“为什么?”

许轻梅说道:“自在剑,张执的本命灵宝。”

余雯雯点了点头,沉默不语。

这是一柄伴随了张执无数年的本命仙剑,杀过无数妖魔,异族,远超一般的先天灵宝了。

在这一次四殿演法,他将灵宝交给自己的弟子,目的是显而易见的。

而有些人则心中暗叹,那些人从一开始就算计到了沈玉一定会来参加四殿演法,为了面子,他们提前就做好了准备。

心思太复杂了一些。

清律殿一侧,陈柬之缓缓的走到蓝应行身旁,不悦说道:“我说过,这是我自己的事qi ng,你们为什么一定要插手呢。”

蓝应行无奈的指了指了最前方那道伟岸的身形。

陈柬之神色复杂,最终还是没有再说话。

...

傅意很是得意,剑身上浑厚的力量让他有一种天下无敌的感觉。

想到下一刻就有机会能够在四殿演法之中击败掌门的入室弟子,傅意兴奋不已。

即使这种力量不属于自己,只要能够赢,谁也不会在意。

傅意大喝一声,双手持剑,猛然一挥,一道剧烈的灵气风暴席地而起。

凌厉的剑气甚至将坚硬的青濯石铺盖的石台划出数道深大数存的沟痕。

沈玉随意的起身,在无数砂石分成即将打到自己身上的时候躲了开来。

一落地,傅意已经来到了身前,他以剑为刀,朝着沈玉便狠狠的斩了下去。

沈玉再一次侧身闪躲。

看台之上的年轻弟子目不转睛的盯着两人,各个心中都震撼于傅意手中那柄仙剑实在太过锋利。

几式招数更是霸道无比,每一击都飞沙走石,谁也想不到,一个坐忘峰的弟子竟然依靠着这样一柄神兵,就让出自渊圣殿掌门门下的沈玉毫无还手之力。

而看得懂的人,却不在年轻弟子之中。

四殿。七峰修为高超的长老们个个神qi ng凝重,望着沈玉飘逸的身姿连声称赞。

少年看似毫无还手之力,实则是他并没有出手。

傅意用尽全力方才发挥出自在剑的威力,但是沈玉却只是从容写意的侧身或者踏步便能闪过。

更让人惊讶的是,沈玉已经在那个位置站了许久的时间了。

少年,要出手了。

自在剑剑身上的蓝色光芒愈发的浓郁了,几乎是一种青蓝之色,伴随而来的便是傅意沉重的吐纳声。

“怎么回事?怎么可能会打不到你。”

傅意双眸殷红,大吼一声便用尽全身气力朝着沈玉刺了过去。

这一次,沈玉没有躲闪,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

傅意心中狂喜,下一刻,他的脸色怔住了。

手中的仙剑居然再也无法前进半分。

沈玉左手负在身后,右手伸出两指,然后轻松的将夹住了自在剑。

“第一,我是你的师兄。”

沈玉左掌轻轻一挥,傅意瞬间便飞出了四五丈远,倒在地上不住的痛呼。

“第二,你很弱,你是我这一辈子遇到最弱的对手,所以,你不配做我的师弟。”

又是随意的一掌。

傅意再一次被打出七八丈远,更是狠狠的撞击到了石台的崖壁上,在然后缓缓的跌落在地面上。

石台上,只剩下傅意的哀嚎声。

所有人都噤声望着这一幕。

最后,傅意瘫倒在地面之上,如同一条死狗一般。

沈玉转过身,抬起指尖的长剑,望向某一处看台,问道:“你的剑?”

坐忘峰首座张执脸色Y沉,漠然不语。

他不能承认,这种事qi ng就算是大家都知道,也不能当着所有人的面承认,挑衅道宗门规,即使是坐忘峰首座也承担不起。

“原来不是你的。”

沈玉笑了笑,单手握住剑身。

随后,湛蓝色的剑尖处有鲜血滴落。

无数人望着这一幕,有些疑惑。

张执脸色大变,喊道:“不可。”

“住手。”最高的看台出也传来了一道浑厚的声音。

沈玉置若罔闻。

砰!

自在剑轰然碎裂,无数灵气从剑身之中散逸而出。

张执口中喷出一道鲜血,随后捂胸而退。

...

没有人说话。

所有人从开始看到结束,只觉得无比的震撼,还有一丝惧怕的凉意从心底发出。

石台中央的那个清秀少年面容平和,没想却这么果决狠辣。

沈玉负手而立,自在剑剧烈的爆裂使得他的右手满是鲜血,有几处甚至能够见到森森白骨,但少年依旧神qi ng淡然,毫不在意。

当初跟杨柳说过,谁打了她,就会帮她打回来。

少年抬头望向蓝应行,说道:“该你了。”

软饭男小说网 ruanfann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