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饭男小说网 >  讨逆 >   第500章 分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软饭男小说网 ruanfannan.com

讨逆长安的上弦月第500章分心卫王被幽禁在宫中,淑妃得了消息,差点晕厥过去。

于男架着她,“赶紧来扶着。”

几个宫人过来,七手八脚的把淑妃扶上床榻躺着。

“请医官吧?”一个内侍说道。

于男摇头,“不能!”

“为何?”

“陛下刚处置了大王,若是传出淑妃病倒的消息,外面会如何说?”于男眸色深沉,“那些不满大王和娘娘的人,会说娘娘这是怨望!对陛下不满!”

宫中活着,从来都不易。

幸而没过多久,淑妃悠悠醒来。

“二郎可曾被打?”

她醒来第一句话就是问这个。

于男已经遣人去打探来了消息,“并未。”

“他这是要闹什么?”

“大王想和离。”

淑妃的怒火一下就消散了。

“他想给妻儿一条生路,有qi ng有义,只是,却蠢!”

皇帝压根就没有什么父子qi ng,卫王这时候提出和离,就是给他上眼药。

若是皇帝觉得这个儿子留着没用了……

两行泪从淑妃的脸颊流下。

“去打听消息。”

“是。”

……

太子被幽禁在自己的寝宫之中,常年难得见到天日。唯有送饭和拿走马子的时候,才能透过口子看看外面的世界。

“吃饭了。”

大门开了个口子,一个食盒被送进来。

太子坐在口子里,贪婪的呼吸着,看着外面的每一道光。

此刻,他觉得外面就是仙境。

门,关上了。

室内只有门缝处投射进来的一抹细细的光。

借着这一缕光,太子打开食盒。

今日的饭菜还不错,竟然有半只煮熟的鸡。

主食是一张饼。

不错不错!

太子坐在口子里,一边吃饭,一边听着外面看守自己的侍卫们说话。

“昨夜那个女人如何?”

“那双腿有劲。”

一番风花雪月,有人说道:“这卫王竟然想着和离,你们说说,这是不是吃饱撑的?”

“和离就和离吧,陛下不答应,他竟然硬顶着,这不,如今和太子一般,都被幽禁了。”

太子放下手中的鸡,愕然看着门缝。

然后,捧腹大笑。

“哈哈哈哈!”

嘴里残留的肉屑喷了出来,他笑的前仰后合。

“别说了。”外面的侍卫们悄然走了。

太子喘息着,“哎哟!老二啊老二,你这是想给妻儿留一条活路吧?

哎!当初孤在时,你不担心这个,只因你知晓孤是想弄死你,可却不屑于弄死你的妻儿。

可老三却不同,那是个Y狠的,但凡他能成事,别说是你的妻儿,就算是你的丈人家也逃不掉。”

太子拿起鸡啃了一口,觉得胃口大开。

“不过阿耶不会同意,你这是自寻烦恼。若是换了孤,便不会在意这个。你不如学了孝敬皇帝,悄然把子嗣送走。”

……

“卫王被幽禁了?”

镜台负责探听消息,不过宫中的消息不在其中。

“是。”赵三福有些唏嘘。

“为何?”

“说是卫王想和离。”

“啧!”王守有些牙痛,“这是担心被国丈和越王赶尽杀绝!”

赵三福笑道:“应当是。不过,陛下没答应。”

王守目光复杂的看了他一眼,“卫王如今在北疆厮混,据闻混的颇为落魄。那位杨使君刚得了个大唐名将的名头,以后,就怕会被他牵累。”

赵三福如今在宫中也有自己的一条线,专门向韩石头汇报,故而和王守在镜台明争暗斗。

“牵累?不至于吧!”赵三福一直觉得杨玄留着卫王是个愚蠢的决定。

“若是咱,定然会隔三差五上奏陛下,请陛下把卫王弄走,如此,就算是越王上位,也无伤大雅!”

这确实是最好的法子。

可子泰重qi ng。

赵三福笑道:“那是大唐名将,就算是越王上位,也得顾忌一番北疆。”

“你以为呢”王守淡淡的道。

赵三福默然。

当年李元父子发动宫变,把卧床不起的武皇赶下台来。随即开始清理武皇的人马。

当时执掌北疆的裴九就是他们父子的眼中钉。

把裴九干掉,会不会导致北疆军出乱子?北辽大军顺势出击。

在他们父子的眼中,压根没有这个念头。

是武皇不忍江山板荡,主动令人把裴九招来。

裴九来了长安,和武皇喝了一杯酒。

武皇让他活着,便是让他蛰伏。

可武皇却不知晓那对父子的狠辣,而裴九知晓。

所以才有了裴九一刀震慑李元父子,赴黄泉为武皇开道的佳话。

说是佳话,可对于庙堂中人来说,这是一场灾难。

裴九之后,北疆混乱,李元父子顺势清洗。幸而留存的大将顾全大局,挡住了北辽的进攻。

否则。

那一次北疆将会沦陷。

赵三福告退。

“贱狗奴!”王守看着他消失在门外,低声道:“要小心此人!”

身后不知何时出现的荒荒点头,“你放心。”

荒荒有些好奇,“越王的xi NG子,难道和太上皇,陛下一般?”

王守点头,“就怕是有过之而不及。”

“啧啧!这果然是龙种啊!”

“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儿会打洞。”

“那杨玄乃是北疆刺史,南征一战声名鹊起,监门,若是越王和杨松成想除掉他,就怕他不是裴九。”

“他不会束手就擒。”王守笑道:“咱仔细看过杨玄的消息,那太平县乃是个穷凶极恶之地,曾七度被破城。可他去了之后,太平局势逆转。三大部被他折腾的欲哭无泪。

后来到了陈州,一个陈州被他治理的让人赞不绝口,原先为祸的三大部,如今竟然只能与陈州相持。

这等人文武双全,越王若以为他是裴九一般的愚忠之辈,北疆怕是要乱了。”

“监门,那杨玄声名鹊起,功劳也不小,只是碍于资历和北疆没有空缺,故而依旧在陈州。等越王上位时,他怕是已经成了北疆的节度使。那时候不只是乱。”

“北疆大军乃是我大唐首屈一指的劲旅,若是北疆军冲着长安龇牙,越王和杨松成能如何?只能看着。”

“那就是割据了!”

“没错。”王守突然一怔,“陛下不会看不到这一点,为何……”

……

韩石头在自己的房间里,无声的和那块石头说着。

“陛下,伪帝的狗崽子,卫王李彦,今日触怒了伪帝,被幽禁。

这个狗崽子……陛下不知,伪帝几个儿子都是狠辣之辈,唯有此子却是个异数,颇为有qi ng。

卫王在北疆跟着郎君厮混,郎君也不顾得罪越王,依旧留着他,护着他。

奴婢刚开始觉得郎君太过重qi ng,可如今看来,却是一招好棋。

伪帝让越王去南疆,更是让杨松成的女婿做了节度使。而卫王在北疆,郎君的势头不错,以后说不好也能执掌北疆。

如此,他的两个小崽子一人影响南疆,一人影响北疆,互相牵制。

若是门阀世家发难,伪帝还能用南疆军与北疆军来震慑。

这手段高明,奴婢便是知晓了他的谋划,这才忍着没给卫王捅刀子!”

韩石头笑的很得意,“伪帝想着制衡,却不知郎君正打下基业。对了陛下,奴婢启用了虬龙卫。”

他看着石头,“当初陛下让虬龙卫诸人各自散去,林飞豹叩首出血,发誓殉了陛下,陛下这才留下了他们。

那些人啊!当初陛下说他们年轻,冲动,如今啊!都不年轻了。

哎!林飞豹看着沉稳了许多,也魁梧了许多。奴婢得知郎君南征时,攻伐犀利,奴婢就在想啊!这定然也有他们的功劳。

为王前驱,这是他们的本分。

奴婢也想去,想看看郎君如何雄姿英发。可惜去不了啊!

陛下,奴婢还忘了一事,南征时,郎君攻伐犀利,把南疆军都比了下去。

如今,军中都说郎君乃是大唐名将!

哎!这按理是好事,可奴婢想来,郎君本该身居东宫学**王之道,治国之术,如今却亲冒矢石,为了基业打拼,但凡有个……”

韩石头轻轻拍打了一下自己的嘴角,“看奴婢说了什么,郎君有天佑,自然平安无事。陛下,奴婢这便去了,这几日啊!好生看看老狗一家子的热闹!”

回到梨园,韩石头问道:“陛下心qi ng如何?”

留守的内侍说道:“陛下睡了一会儿,还没醒。”

皇帝最近越发的爱养生了,每日午后会小歇一会儿,没事不能打扰。

醒来后,皇帝发了一会儿呆,听取了关于今日政事的汇报。

天下太平。

于是皇帝兴致勃勃的和贵妃去逗弄刚送进宫的一只小兔子。

小兔子不禁弄,到下午就死了。

皇帝有些遗憾,于是晚膳就多了一道菜,炖兔肉。

小兔子自然没法做炖兔肉,皇帝吃饭时问了兔子的来历。

“陛下,是周氏的产业!”

“周氏,朕知晓了。”

一家五姓的产业多如牛毛,怕是连家主自己都数不清。

周遵下衙回到家中,没见到老父。

“阿耶呢?”

老仆说道:“阿郎在书房。”

“都快用饭了,可是写信?”

“阿郎在琢磨姓名。”

“谁的”周遵蹙眉道:“阿耶年岁大了,不该劳神,这话老夫当着族里的长者们说过不止一次,怎地还有人拿着此事来烦阿耶?”

周氏家族庞大,族里的老人面子大,家中生了孩子,有的想拉拢关系,就会来求周氏父子给孩子起个名。

老仆笑道:“却不是外人,是小娘子。”

“阿宁?”周遵捂额,“差点忘了。不过,这取名是女婿的事,阿耶却是白费劲了。”

“谁说老夫白费劲?”

周勤来了,手中拿着一张纸,“寄给子泰,他看中哪个,就取哪个。”

周遵赔笑,“好,这就令人送去。”

但他敢打赌,杨玄绝不会用。

那个女婿的xi NG子,通过一次南征,他摸清了不少。

好说话,但有自己的底线。

平时好说话的那等人,其实最不好说话。平时别人的要求他们都不会拒绝,仿佛是个货真价实的老好人。

于是,有些人就会觉得此人软弱可欺……不懂得拒绝,在许多时候会被人认为是软弱可欺。

实际上那些人不知道的是,他们是在忍!

当忍无可忍时,他们*脸的会比谁都决绝。

而且一旦*脸,就再无和好的可能。

所以,遇到这等老好人,要珍惜,千万不要得寸进尺。否则你会发现,当你提出某个过分的要求后,他对你突然就像是陌生人,而且怎么拉都拉不回来的那种。

女婿谈不上老好人,但周遵知晓,一旦*脸,这个女婿会比谁都决绝。

但他怕老父到时候见不是自己取的名字会不乐,就暗示了一下,“阿耶,可还记得王氏和子泰之间的缘分?”

“你以为我老了不成?”周勤坐下,“他救了王氏的娇花王仙儿,王氏用举荐他进国子监作为报酬。

说实话,王氏此举有些居高临下了。

不过子泰这人老夫最欣赏一点,他知晓王氏是在随意打发自己的救命之恩,可却不吭声,只是从此就疏远了王氏。”

“是啊!贵妃兄妹那里也是如此,太平县是个险地,他去了也没怨言,只是从此疏远了贵妃兄妹。子泰这人,极好,但却执拗。”

周勤摇头,“不是执拗,而是,傲气!”

周遵一想,好像还真是,“对了,卫王被幽禁宫中。”

“为何?”周勤微微眯眼。

“为了和离。”

“荒唐,不过,此乃好事!”

“卫王倒霉,子泰就脱离了危险。以后就算是越王上位,他也不至于被记恨太过,咱们再帮衬一把,就能渡过难关。”

……

幽禁的地方是一间偏殿。

所谓幽禁,就是封闭大门,丢一个虎子,每日送两顿饭。

第二日清晨,来了个内侍。

“陛下问大王,可悔了吗?”

卫王跪坐在门后,眯眼看着门缝。

“不悔!”

他非常清楚,皇帝不会杀他,更不会永久幽禁着他。

否则,越王谁来牵制!?

内侍突然放低声音,“淑妃托咱带话,让大王别折腾了,回头再想法子把孩子弄走。”

这是自家老娘的语气,以及思路!

内侍说道:“淑妃病倒了,大王,就算是为了淑妃,低头吧!不丢人!”

“阿娘!”

卫王霍然起身。

内侍叹道:“外面都在说,大王这是怯了,想对越王屈膝,和离是故作姿态呢!”

里面没动静。

内侍有些心慌,就透过门缝看去。

卫王站在门后,雄壮的身躯笔直。

沉声道:

“转告阿耶。”

“咱记着。”

“妻儿在,分心!”

7017k

无限流小说网wuxianliu

软饭男小说网 ruanfann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