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软饭男小说网 ruanfannan.com

章剑东出发后,被他赶走的烈火堡众人也回到了烈火堡内。

啪!

鱼望海愤怒地拍碎了身前的桌子,指着被章剑东赶回来的二位长老,骂道:“他让你们滚你们就滚吗!你们好歹也是烈火堡的长老,真是丢人现眼!”

三长老一脸委屈道:“堡主,这也不能怪我们,章剑东的实力你也知道,我们又打不过他。”

六张老也跟着附和道:“如果只有我们两个,章剑东要敢这么无礼,我们指定上去扇他两巴掌,可是我们还带着一百个兄弟,只能按他说的做了。”

“下去下去!整天就知道装比,真让你们办点事,没一个指望上的!看见你们就烦!”鱼望海不耐烦地挥了挥手,然后把门外的人叫了进来。

“堡主,您指示吧。”门外进来的一人,气息丝毫不弱,甚至比刚出去的两位长老还要略高一些。

“毒狼,你现在就去青木堡探查一下qi ng况,无论章剑东能不能得手,都要第一时间赶回来通知我。”

“领命!”毒狼说完,很快便消失在烈火堡中。

随后,鱼望海沉思片刻,把烈火堡武师以上的武者全部召集了起来。

……

章剑东一行千余众,用了将近两个时辰,来到了青木堡附近。

忽然,章剑东停了下来,指着前面山势陡峭的山峰,有些疑惑道:“这里什么时候多了一座山?难道是我记错了?”

手下回道:“堡主,您没有记错,青木堡南面地势开阔,确实没有山,这座山应该是昨天晚上新长出来的。”

“你特么当我傻吗!一座大山说长就长出来了?!你以为放屁吗,说放就放!”说着,章剑东看着面前的山峰,皱了皱眉:“不对,有古怪!掉头回去!”

“堡主,我们来都来了,前面就到青木堡门口了,您现在回去不是打自己脸吗?”手下甲劝道。

“是啊,堡主!我们这么多人怕什么!武王都来了十几位,就算有古怪,我们也能把古怪给灭了!”手下乙也说道。

“堡主,现在掉头回去,我们也赶不上吃中午饭了,现在打过去还能在青木堡大吃一顿,兄弟们可都等着开饭呢!”手下丙摸了摸肚子道。

这三个人一说,章剑东犹豫片刻,又把马头调转了回来:“好,继续冲锋!”

……

午时过了三刻,鱼望海正在考虑要不要现在就赶往青木堡时,天空一声长唳,毒狼忽然回来了。

“章剑东得手了?”鱼望海看着从鸟背上跳下来的毒狼,迫不及待问道。

毒狼摇了摇头:“他们都死了!”

“都死了?怎么可能?不是说青木堡只剩下三个不足为惧的人吗?”鱼望海有些吃惊,急忙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们都低估了那个少年的实力,他太强了,即便是章剑东开启了武王真身,也没跟他打上几回合,就被他一下拍死了!”

“这怎么可能!章剑东可是武王啊!而且他的刀法已经大成,我都未必打得过他,何况那还是一个十一二岁的孩子!”鱼望海一脸难以自信的表qi ng,显然不相信毒狼说的话。

“堡主,别说你不信,就连我这个亲眼目睹的人都不信,但是章剑东的确是死了!”毒狼苦笑道:“或许章剑东大意了,但是那个少年远比我们想象得厉害得多!”

“真的?”鱼望海紧紧盯着毒狼的眼睛,试图从他眼睛里找出真相。

“如果堡主不相信,大可以派人去看一看。如今的黑风堡已经人去楼空,只剩下一些普通人。”

“看来这是真的。”鱼望海看不出毒狼撒谎,一下子瘫坐在椅子上,然后对毒狼道:“你下去吧。”

毒狼走后,鱼望海沉思了片刻,然后让手下解散了准备出发的精锐,并把堡内长老再次聚集起来。

所有长老来了之后,鱼望海开口道:“章剑东已经死了,黑风堡的人也已经跑路了,那三个人明天就会抵达这里,这件事你们怎么看?”

“堡主,那三个人莫非指的是灭掉王家的人?章剑东难道也是死于这三个人之手?”有人问道。

尽管章剑东仍有些不信,但是他还是点了点头:“没错,确切地说,是死于其中的一位少年之手,那位应该是赶往潘王府的青年俊杰,就是不知道他是哪一家的公子,你们说如果明天他路过我们这里,我们是好生招待,还是设计陷害?”

“如果真是这样,那他的背景必然不凡!能够击杀章剑东这样的强者,应该只有隐世家族的子弟才能做到,这样的人我们应该巴结。”

“隐世家族?五长老真能扯,隐世家族都已经上千年没有出现过,怎么会突然冒出来一个隐世家族的子弟?依我看,现在正是我们向潘王府表忠心的最好机会,一定要想方设法弄死他!”

“我的看法和七长老不同,不管这个人是不是隐世家族的人,能有这般实力必然不是等闲之辈,我们就算布下天罗地网,也未必能杀得了他,到时候弄巧成拙,我们烈火堡可就要步了青木堡、黑风堡的后尘!依我看,我们顺其自然就好,他来由他来,他去由他去。”

“区区一个黄毛小儿,我们就怕成这样,岂不是让九城十八镇的豪杰看我们的笑话!我反正不相信那小子有这般实力,我赞同五长老说的,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这可是千载难逢在潘王府面前立功的机会!”

“是啊,如今青木堡被灭,黑风堡无人,如果我们能把这人杀了,说不定潘王府就把青木堡和黑风堡交给我们,到那时我们在九城十八镇也有一席之地!”

“想想就好,如果这人真的好杀,为何王家没了,黑风堡也没了?我们烈火堡实力最弱,难道诸位心里没点b数吗?还是说想不开,着急投胎?”

“四长老,不要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他们做不到的事未必我们烈火堡做不到!明的不行来暗的,暗的不行来Y的,我就不相信那小子没有弱点!现在可是我们烈火堡扬名立万的时候,怎么能怂呢!”

“不错!谁说干掉那小子一定要硬碰硬,我们完全可以智取啊,他到我们心里来,是不是得吃喝拉撒睡,这每个环节都可以设计弄死他!”

“人家小小年纪能有这般实力,你当人家没长脑子吗?弄不好可是要搭上所有人的命的!现在我们在潘王府是不受待见,可是眼下黑风堡青木堡没人,只要我们出人看守,不一样可以立功吗?”

“扯什么犊子,你就直说害怕就完事了!”

……

鱼望海见手底下的人争吵了起来,立刻拍了拍桌子,道:“任何人都不要轻举妄动,我考虑考虑,你们都下去吧。”

众人走后,鱼望海回到自己的小院,一个年龄少女问道:“爹,你怎么愁眉紧锁的,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看着眼前已经亭亭玉立,宛若梨花的女儿,鱼望海忽然计上心来:“晚秋,你快过来,为父有重要任务交给你!”

软饭男小说网 ruanfann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