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软饭男小说网 ruanfannan.com

程俊杰的速度挺快,一篇声明发出去,有图有真相,明眼人一看就会知道苏晨这是在回击郭晓肆的攀咬。

可惜郭晓肆还是个记仇的人,看到这篇声明,气不过,又用小号去苏晨的微博底下咒骂,简直有损风度得很。

不过对此,苏晨都是置之不理。

总算,也领略一番人怕出名猪怕壮的心酸。

看向一旁低着头看脚尖的王若雪,没好气道:“你的注意不错,走吧,为了感谢你,送你回家。”

王若雪脸色绯红,小声说道:“不用谢,咱们是一家公司,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一路无话,等她进去后,苏晨才开车离开。

翌日清晨,王若雪给苏晨打电话,兴奋的说道:“苏晨快醒醒,今天学校十点有一场林怀南教授的讲座,咱们一起去吧。”

昨天的微博一出,那些八竿子打不着亲戚朋友,不停打电话,连番轰炸苏晨,弄得他一晚上没睡好。

这不,刚睡得正香,对于王若雪的激动,一点不感兴趣,闷闷的说道:“不去,我困死了。”

王若雪自然听得出来他没睡醒,继续叽叽喳喳的说道:“我跟你说这个林怀南教授可是清北文学系最德高望重的教授,他又喜欢提携新人,咱们做记者的,要是能得到他的指点,以后跟报社啊,自媒体这一块都很容易相处,说明自己的新闻水平已经被认可,同行们都会多一点善意的,你一定要去啊。”

苏晨实在太困,听着听着就给睡过去。

没听到他说话,王若雪还要化妆打扮,如果她从家过去找他,再一起去学校,时间肯定来不及。

想到苏暖离苏晨那不远,给她打电话故作焦急的说道:“暖暖,今天咱们学校会来一个大人物,你赶紧去你哥家跟他说一定要去学校,要是错过这个机会,以后毕业就错失一个进电视台的机会,快点帮我去找他,我打电话就是不接,急死人了。”

苏暖还想着待会去逛街呢,可听着王若雪这么很着急,揶揄道:“我说若雪你这么关心我哥,是不是有什么企图?”

王若雪正好拿上次得奖的事qi ng来掩饰,软糯的声音开口道:“暖暖,你不知道上次学校组织一次车祸实qi ng新闻报道比赛,我和你哥被分到一组,然后很幸运的被评为第一名,这次的讲座就是需要我和你哥上台领奖,所以对我很重要的,拜托你一定要帮我找到你哥。”

苏暖先入为主的断定,他们这一组能得第一名,肯定是沾了王若雪的光,既然这么重要的颁奖现场,那她就辛苦跑一趟呗。

趁机讨价还价道:“若雪,我现在就帮你去我哥家,绑也帮你绑他去先现场,那你可是邀请我吃饭哦。”

王若雪没有说话的经验,深怕被她拆穿,轻轻的拍着胸脯,好在只是请吃饭,豪爽道:“没问题,我请你吃两次饭。”

苏暖眼睛亮晶晶道:“行,我期待着。”

然后一个人坐公交去苏晨的家,达到门口,直接大力拍打着门,大喊道:“哥,开门啊,我知道你在家,快点开门啊,再不开,我可就踹门了啊。”

苏晨的回笼觉正睡得香甜,激烈的吵声弄得睡不成,烦躁的顶着个鸟窝头,拉开门看是苏暖,没好气的吼道:“你大早上叫魂呐,不在学校好好待着,是不是又逃课?”

还没开口就被他念叨一通,苏暖瘪瘪嘴,顶撞道:“我逃课还是跟你学的?我看到微博的新闻了,你现在可以啊,没事干去蹲点那些明星的私生活,真是吃饱了闲的。”

在苏暖看来,好好准备毕业后,去电视台当记者,有一份体面的收入,怎么也比去蹲点私生活强,看到网上那些说她哥的话,就气得想骂人。

苏晨懒得跟她解释,眯着眼睛说道:“你来干嘛?要钱的话去钱包那里拿,我还想睡觉,别打扰我,困死了。”

苏暖看他满脸疲惫,其实也挺心疼的,只是他们之间说话都是这种互相损的模式,两人都习惯了。

上前戳戳他的肩膀,好声好气的说道:“那个若雪给我打电话,说你们学校今天有一个很重要的讲座,还说你上次跟她一组得了第一名,你快起来,去学校看看,说不定以后能进电视台当记者了。”

苏晨眼皮都不想抬,这些什么专家教授的,都是一群不接地气的生活白痴,去听他们唠叨两小时,自己干什么不香?

闷闷的直接拒绝道:“不去,我要睡觉。”

苏暖见好好说话行不通,趁他不注意,直接上前把夏凉被撤走,笑盈盈的站在一旁,催促道:“快点起床,别逼我再动手啊。”

然后拿出手机选了一首DJ,音量调到最大,配合这律动,放肆的喊道:“看你还怎么睡得着,起床,起床......”

“啊!”

苏晨这一刻觉得自己小时候肯定是头被门挤了,认下这么一个折磨自己的好妹妹。

眼神幽怨的坐起来,狠狠道:“你给我等着,这一个月的生活费不给了。”

苏暖吐吐舌,顶嘴道:“不给就不给,我还不会自己拿吗?快点起床了,若雪还等着你呢?”

苏晨目光灼灼的盯着苏暖,冷冷的开口道:“说吧,你是不是又做坏事,被王若雪抓住小辫子,这么听她的话?”

苏暖没好气的排开他的手,大声道:“合着在你眼里,我就是个任xi NG妄为,为非作歹的女恶魔呗,还我的小辫子被王若雪捏住。”

嗤笑道:“就她那单纯可人的样,只怕是被我卖了,还傻傻的替我数钱呢。”

苏晨轻笑起来,觉得这话不假,自顾自的去卫生间洗漱。

出来看到苏暖还在,惊讶道:“你怎么还在?”

苏暖一脸义气道:“我答应了若雪要盯着你去学校,不能食言,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你教我的吧,嘿嘿。”

苏晨实在忍不了,求求老天把她收走,真是个妖孽。

脸色Y沉如冰,咬牙表扬道:“对,我教的,自作孽不可活,快走吧。”

软饭男小说网 ruanfann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