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软饭男小说网 ruanfannan.com

我在长生殿试药三十年

玄阳城众多高阶修士赶到此处,却发现,此处已经空无一人。

只留下那庞大的深坑,如同一个巨兽的大嘴,彷佛择人而噬。

可怖的地火,已经被何平安用南明离火吞噬干净。

但那巨大的深坑,何平安却没有办法恢复原样。

也许将来,这里又会形成一个方圆百里湖泽。

众多修士默不作声,各自寻了一处地方,盘坐在深坑之中,感悟着何平安的残留此处的气息。

金仙境修士的一缕气息,若是能被他们感悟其中的精髓,定然也会受用无穷。

......

试药司之中,何平安刚刚返回丹房。

韩力的身影便出现在门外。

“城外那动静,是你干的?”

韩力询问的声音,从丹房外传来。

自从清除了大部分红莲业火,韩力的修为已经来到了真仙巅峰,只是重伤未愈,所以修为还没有恢复金仙境。

虽然如此,以他现在的修为,也可以畅通整个大玄,通行无忌。

但他此时,却不得不停在何平安的丹房之外。

他的神识感觉到,丹房外围,似乎有一种极为诡异的法力波动,阵法不似阵法,符箓不似符箓,却又似是而非。

直觉告诉他,若是没有得到阵法主人的允许,强行闯入,迎接他的将是连绵不绝的攻击。

“不错!”

何平安坦率承认,目前在大玄,能够闹出这么大的动静,也不过就他与韩力二人,没有否认的必要。

话音落下,阵法缓缓打开,等待着韩力进入。

“算了,我不进去了......”

韩力谨慎的看了一眼缓缓打开的阵法,在他眼中,反而像是择人而噬的怪兽,他思虑片刻,最终还是转身离开。

轻易不要踏入他人的阵法之中,这是韩力被嘉明帝Y了之后,得出的血泪教训。

“咦,这厮......”

何平安有些奇怪,不是你来找我的吗?

怎么给你把阵法打开,你又不来了?

何平安摇了摇头,不再理会韩力这奇怪的表现,他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qi ng要做。

修行之道,不进则退。

我何平安修炼能到今日这等境界,全靠自身苦修,天赋异禀......、

深蓝,加点!

何平安将剩余的四枚龙王太子龙珠所炼丹药尽数吞入口中,随着神魂一阵恍忽,走马灯一般的熟悉画面浮现。

过了片刻,奖励出现。

第一枚,奖励二百年道行。

第二枚,则奖励一百六十年道行。

第三枚,则奖励一百二十八年道行。

到了第四枚,奖励堪堪达到百年道行。

这一瞬间,何平安的道行便涨了五百多年,然而,在易丹阁隐隐约约的提示中,他却知道,下一次,自己的修为若想再出现质的变化,至少也得是十万年道行。

“这也......太离谱了......”

何平安心中不由发出一声哀嚎。

自己在试药司之中待了十年,还不到万年道行。

十万年道行,按照以往的进度,自己不是还得百年时间......

算了,不想了......何平安摇了摇头,不论是多少年道行,也要脚踏实地,一步一步来。

何平安手一挥,又是无数瓶瓶罐罐出现在他手中。

这些都是何平安从韩力处得来的丹药,品相都极为不凡,不过大多数都是上好丹药,对何平安来说,意义不大。

他神念探出,仔细甄别,自己能用来试药的留下,剩下的,待到回仙草堂,统一交给红夕绯处理。

说起来,自己这几日,都是用一具分身忽悠红夕绯。

倒是有些冷落了这个小腰精了。

何平安挑眉一笑,今晚回去,便要将这小妖精就地正法。

让她以前每次挑逗自己,自己却只能忍而不发,今日,便要给她喝上一杯滚烫的豆浆。

思虑之间,何平安将那些毒丹废丹,一枚枚丢入口中。

面前画面飞转,韩力的丹药,每一枚都极为不凡,短短时间,何平安又增涨了五百多年道行。

道行已经来到了一万一千余年。

当他服下一枚被剑气包裹的丹药时,眼前一阵恍忽,画面浮现。

......

大玄,无双剑派。

一名双腿残疾之人,仅用一双手将身体撑起,沿着蜿蜒的山路,向着山顶之上攀登。

五天五夜后,这人双手血肉模湖,手掌之上,白森森的掌骨已经露了出来,只凭着意志,他居然真的攀上了无双剑山。

“你是怎么上来的?”

看守山门的道童从树上一跃而下,看着面前这名不过十二岁左右,面色坚毅的男孩儿,略微些吃惊。

无双剑山,便是一名身体正常之人,想要登上山,也需要接近两日两夜,还要经历多种磨难。

很多来无双剑山求剑之人,便是被这严苛的第一道入门试炼所限制,最后看着高耸的山门,摇头而回。

而这名男孩儿,难道真的只是靠双手,便爬上来了吗?

一定是有高人在身后帮忙。

“我是.......咳咳.......拜师......”

男孩儿张开没有一丝血色嘴唇,刚刚说出拜师两个字,便突然感觉一阵头晕目眩,接着便晕倒在地,人事不知。

倒地之时,他那血肉模湖的双手,才骇然出现在小道童的眼前。

“师傅,有人晕倒了.......”

隐隐约约间,似乎听到了小道童焦急的呼喊声。

......

无双剑派,厢房。

“师傅,他怎么样了?”

小道童关切的问道。

他被这个与自己年龄相彷的男孩儿精神所震撼,不知不觉间,便对他关心了起来。

“无妨不过是劳累过度,加上失血过多,服下丹药,很快便会好了。”

一名身背长剑的中年道人放下这男孩儿的手腕,吩咐道:“最多一个时辰,他救回醒来,到时候你送他下山。”

“啊,不收下他吗?”

小道童一脸沮丧的问道。

“收他做什么,双腿残缺,资质一般,便是修炼,也注定没有出头之日。”

中年道人解释道。

“可是......”

“没有可是.......”

中年道人粗暴地将小道童的声音打断,看到小道童一脸沮丧,似乎意识到自己有些急躁,不由无奈道:“鸿儿,你要知道,修仙之道,本就是逆天而行。”

“便是意志再坚强,若是资质不行,注定在修仙之道上无法走的更远,反而浪费修行资源......”

“哦......”

小道童似懂非懂的答道,不再纠结这个问题。

听到此言,男孩儿嘴唇动了动,似乎即将苏醒过来。

“咦,能够这么快便醒来,精神力倒是颇为不凡。”

中年道人露出些许惊色,但很快面色就恢复了正常,扫了一眼男孩儿残缺的双腿,长叹道:“可惜了,若是四肢健全,倒也可以收为外门弟子......”

就在他准备离开之时,那名男孩儿,却陡然伸出一只缠满麻布的手,死死抓住了他的衣角。

“前辈......求您收下我,王林,便是做牛做马,也要报答您!”

男孩儿干涩的声音从喉咙之中挤了出来,五天五夜不眠不休,不吃不喝,虽然服下了无双剑派的一枚回血丹,短时间,身体也无法恢复到完好。

“师傅,收下他吧,你不也说了他,精神力不错吗?”

小道童连声求qi ng道。

“你真要拜入仙门?”

中年道人沉默片刻,经不住爱徒的软磨硬泡,心中一软,开口问道。

“是,王林愿意拜入仙门。”

“哪怕是做一名杂役弟子?”

中年道人再次问道。

这孩子精神力虽好,可惜双腿残缺,能将他收为杂役,便已经是自己开恩了。

“就算做一名杂役弟子,王林也愿意。”

王林瘦小的脸上,满是坚毅之色。

他身负血海深仇,仇家势力强大,若不能拜入仙门,此生也没有报仇的希望。

“好!”

.....

转眼间,已是四年以后。

无双剑派,后山。

一名双腿残缺,身着麻衣的年轻男子,正盘坐在地,手中长剑却在不断挥舞,犀利的剑气,四溢而出。

不远处的地面之上,到处都是横七竖八的剑痕。

“王林,不错啊,已经进入九品之境了。”

就在此时,几名嬉皮笑脸的年轻男子不怀好意地围了上来。

“李时秀......”

王林见到那名领头的男子,脸上冰冷异常。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自从王林进入无双剑派,成为杂役弟子,便被这李时秀所不喜。

经常欺压于他,王林qi ng知自己斗不过李时秀,只能忍气吞声。

就在李时秀等人摩拳擦掌之时,一道惊鸿突然从天边掠过,几个呼吸,便已经到了王林身前。

“李时秀,又是你!”

剑光敛去,露出一名身材修长的男子,看到李时秀,脸上不由露出一阵厌恶。

“独孤鸿?”

一见到这名身材修长的男子,李时秀顿时面色一变,带着众人掉头就走。

就在此时,王林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李时秀,我想问你一句,你为何偏偏盯上我?”

李时秀脚步顿了一顿,沉默片刻,轻声抛下一句:“杂役,就该有杂役的觉悟!”

接着便大踏步离开了。

“王林,你没事吧?”

独孤鸿冷冷的看着李时秀离开,接着转头关切的问道。

“我没事。”

王林看着面前的独孤鸿,他此时虽然长相大变,但还是能依稀看出,有当年那名道童的影子。

而修为,已经有了*天覆地的变化,如今已经是道门六品的修为。

两人的差距,就犹如天差地别一般。

“对了,这是师傅新教我的剑诀,我给你演一演,你再学一学......”

独孤鸿突然想到了什么,开始在王林面前笔画起来。

两人你讲一句,我问一句,很快,时间便到了三年后。

宗门大比,每年都会从杂役弟子之中,选拔数名实力高深的弟子,进入外门弟子。

而外门弟子,也有机会成为内门弟子。

内门弟子,若是大比之中表现优异,也可以成为无双剑派各位长老的亲传弟子。

王林此时的修为,骇然已经到了武道八品。

他发现,自己的修为,随着境界越高,反而越容易提升。

尤其是剑道修为,他似乎天生便适合练剑,已经将独孤鸿所教的内门弟子才可修炼的无双剑诀,领悟小成。

当年那曾欺辱他的李时秀,也已经被他教训的不敢再出现在他面前。

宗门大比,王林就像是一匹黑马一般,从无双剑派近千名杂役弟子中,脱颖而出。

与他斗法的杂役弟子,甚至连他盘坐在地的身体都无法逼着挪动,就被一剑斩落。

又是两年过去,王林修为已经到了七品修为。

而独孤鸿此时突破了道门五品,但王林在修炼无双剑决之中提出的一些问题,就连独孤鸿也无法回答。

宗门大比,王林再次异军突起,夺得宗门大比外门弟子第一。

便是同为七品修为的外门弟子,也不是他一剑之敌。

然而,就在此时,他惊艳的表现,却被监战的长老发现出了猫腻。

随着监战长老将有外门弟子修炼内门功法的消息上报,事qi ng便失去了控制。

长老们吵的不可开交,有人认为王林剑道天赋异禀,是个可造之材。

而有的长老,则认为身为外门弟子,修炼内门功法,已经犯了大忌,理应废除修为,逐出师门。

然而反倒是作为罪魁祸首的王林,便是在如此生死攸关之际,也丝毫不以为意,只是沉浸在自己的剑道世界中,不可自拔。

但到了最后,无双剑派掌门怜他剑道之才,力排众议,将王林收为关门弟子,事qi ng才得以平息。

自此之后,王林简直就如同进入了宝库之中,阅遍无双剑派剑道典籍,修为一路飙升,两年后,修为破了六品,尤其是剑道修为,便是许多上三品的长老,也自愧不如。

独孤鸿虽然境界压他一层,但数次斗法,却也不过是险胜王林。

然而随着修为的攀升,王林却渐渐在剑道之中迷失了自我。

放出豪言,要创出世间顶尖的剑道,还曾干出用仙门的无双剑诀去换一个连上三品修士都没有的小仙门剑道典籍。

仙门传承岂能随便传于外人,他这个做法,差点让无双剑派成为仙门之中的笑柄。

最后掌门出山,才将他揪了回来,又用其他典籍,将无双剑诀从那小宗门之中换了回来。

无双剑派差点将他逐出师门,但掌门还是怜他之才,将他贬入后山之中悔过,而王林反而乐在其中。

没有凡尘俗事打扰,他的剑道修为,反而进境更快。

又是三年过去,他的修为,已经到了四品修为,与突破四品的独孤鸿同境界。

但每次斗法,独孤鸿已经远远不是他的对手。

谁知,王林在此时,又干了一件惊天地之事。

他潜入玄阳城,想要盗取大玄皇室存放在藏剑阁中的剑典。

却被镇守藏剑阁的一品高手拿下,破了丹田,修为尽毁,彻底沦为了一介废人。

无双剑派也对他彻底失望,不再理会他的死活。

十年之后,大玄修仙界,突然出现了一名外号剑痴之人,凭借手中一柄木剑,战遍天下高手。

便是二品修士,都在他手中走不过三剑。

直到最后,他来到无双剑山,接连战败三大长老和已经被称为当世第一剑修的无双剑派掌门。

而当他揭开蒙在脸上的遮蔽法器,众人顿时一阵目瞪口呆,面前之人,赫然正是当年的王林。

只不过,此时的他,已经xi NGqi ng大变。

战败无双剑派掌门之后,便要挥剑将无双剑派的山门拆了。

直到独孤鸿现身劝阻,王林这才收剑离开。

随后,没过多久,玄阳城便传出看守藏剑阁的一品高手突然身死以及的消息。

自此,大玄之中再也没有此人的消息传出。

......

眼前画面一阵恍忽,何平安神魂从九霄之中跌落,脸上还带着些许震惊。

这个世界,还真是有这种天赋异禀之人,若非何平安身怀易丹阁,只怕拍马也赶不上此人的修炼速度。

那名剑痴被废之后的经历,别人不清楚,他却在画面之中看到了一些。

他曾到过魔域,并得血魔道主传授魔剑法门,所以才会xi NGqi ng大变。

而他硬是凭借着可怖的剑道天赋,融汇贯通道魔两门的剑道,领悟出了剑意之道。

不用法力催动,只要剑道修为高深,意志精神力足够强大,便能够斩出无坚不摧的剑意。

而血魔道主也不是凭白帮他,帮助他的前提,便是用他的一缕剑意作为交换。

后来,血魔道主用这缕剑意,炼制出了数枚剑丸,其中两枚剑丸,被这名剑痴带走。

后又因缘巧合,剑痴与韩力相识,韩力怜其走出了一条自己的道路,对其指点一二,剑痴不愿落下韩力的人qi ng,赠予了韩力其中一枚剑丸。

最后画面消失之时,何平安已经能够感觉到,这名剑痴身上恐怖的剑意,已经不弱于一名普通真仙。

他在易丹阁之中,还意外的看到了独孤鸿这个冷面剑客,看样子,以前的他实际上还挺可爱的,并没有那么冷酷。

也许是因为剑痴之事,所以才会xi NG格大变。

随着神魂归体,何平安获得奖励:剑术!

参透剑道无上玄妙,所有剑诀剑术,一学即会,一触即通,没有瓶颈可言。

修到高深处,便可领悟无剑胜有剑的最高境界。

何平安心中顿时狂喜,虽然没有仙剑,自己总算也是获得了一个与剑有关的术法。

随着这道剑术学会,何平安将自己曾经所获得的剑诀,尽数传至西门吹雪这具分身之中,由他细细参悟。

待到将这些剑诀融会贯通,便是这具剑仙分身,重新出山之时。

------题外话------

感谢读者大老书友201911281802390286、血色、坤坤、异魂梦的月票,感谢各位读者大老。

无限流小说网wuxianliu

软饭男小说网 ruanfann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