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软饭男小说网 ruanfannan.com

我,董卓,爱民如子

“绣衣使

听闻这三个字,邢华的神色立时变了。

解下腰间白围裙扔在一旁,睥睨地看向于夫罗等人:“想不到单于竟然也知,董公麾下绣衣使”

延续了武帝时特使专名,今日又继承了老董赫赫威势的绣衣使,代表的是大汉朝廷意志。此时邢华一番话轻轻说出来,一股滔天的威严肃杀竟是从身上喷薄而出,霎时充盈整个帐篷。

于夫罗等人感受到了这种威压,舔刀的去卑都差点不小心伤了舌头,赶紧放下后问道:“那,那你究竟是不是绣衣使’

“既然你们都猜出来,这戏我就不演了。”

邢华微微一震身,四十五度角侧向于夫罗,傲然道:“不错,我就是大名鼎鼎的汉室军统,和太尉府双料高级特工,绣衣使什长,代号

说着一摘头上的伙夫帽,大声道:“穿山甲!”

于夫罗、呼厨泉、去卑三人不由一怔,神色大变。身后的匈奴勇士,也感受到帐篷内气压变化,犹豫着该不该上前

“绣,绣衣使大人此番前来,可是董公有事要告知我等”少时过后,呼厨泉的语气也变了。

上次在孟津战场,他最先看到吕布的勇猛:那般一人便敢独闯敌营的风采,窥一斑可知整个董营大军的勇烈,绝非袁绍这批草头兵可比拟。

倒是去卑,还想强撑一波,道:“就算你是绣衣使又如何....如今身在我营,要杀要剐还不是我等一句话”

已主导了气势的邢华,却不屑道:“哼,一碗鸡汤都不敢喝的怕死之徒,还需在下前来,太尉真是高看了尔等!”

“不错,我孤身入尔等这暗营,肯定会死。但尔等若敢杀了我,全营上下一万余人也白想活着!’

说着向南方一拱手,大义凛然地道:“陛下,董公太尉,这帮匈奴人冥顽不灵,仍不遵王化。’

“今日我死则死矣,还望太尉大军踏破孟津后,直捣南匈奴王庭,杀光这些异族蛮夷,以绝我大汉卧榻之祸!”

“哈哈哈哈!

言罢狂笑不已,声震篷顶。

可他越是嚣张,于夫罗等人却越不敢轻举妄动。相反,于夫罗沉默了片刻,还换上恭敬的语气:“太,太尉当真有心重整匈奴一部

“那是自然!”邢华当即回复,慨然道:“袁绍逆贼,不过想着祸乱汉室,以达他不可告人的叛逆目的。”

“太尉却要光复汉室,首要便是收复司隶一地,进而北上平定并州。尔等莫要忘了,太尉曾经可是并州刺史,又岂能对并州一地动荡混乱熟视无睹”

不知不觉,双方的语气都缓和了一分,有种不用言说的默契开始缓缓滋生。

去卑随后便试探道:“那太尉对付我等匈奴的态度,当真要斩尽杀绝”

“呵

邢华冷笑,道:“是否斩尽杀绝,不是由太尉决定,而是由尔等决定的。”

“我等

三人不解。

“尔等若心向汉室,同太尉一道铲逆除奸,太尉自然非但会帮尔等夺回应有的位子,更会泽披匈奴,一视同仁。”

说着,冷厉看向三人:“可尔等却与逆贼同流合污,胡作为非!太尉自会认为尔等狂悖无礼,已与袁贼一般无二。”

“既然选择做太尉的敌人,对付敌人自然要斩草除根!否则,还要等着你们壮大起来后,再报复回来么’

于夫罗等人瞬间沉默,对视一眼,明显都在权衡思量。

最终,还是去卑开口:“你,你一番话倒是有些理,可空口无凭,又让我等如何相信”此时,邢华才从袖中掏出一卷帛书,道:“此乃太尉向陛下请来的一道制书,言明只要尔等诚心向汉,便可既往不咎。”

“天子的制书,代表何等意义,不用我多言了吧”

呼厨泉xi NG急,当即想一把抓过来。

邢华却勃然大怒,目眦欲裂厉喝道:“此乃天子制书!..尔竟敢如此无礼,还要抢夺不成!’

呼厨泉这次却再不敢动怒,而是讪讪地看了眼兄长。

于夫罗赶紧双膝跪地,示意呼厨泉和去卑同自己一般三跪九拜,才规规矩矩地接过制书,一脸肃穆打开。

“兄长,天子都说了什么’

“天子圣明!”于夫罗看完神色动容,道:“天子不仅允诺了绣衣使所说之事,还说大汉自祖上算起,匈奴与大汉的血早就流到了一起。”

“天子说刘家多少代的祖姑姑,都是匈奴的阏氏,且还要赐匈奴单于刘姓,视为天家子弟。

“只要我等一心向善,为大汉世世牧守一方。有朝一日,甚至还可以帮我等击破鲜卑,重返旧庭。”

不知道匈奴历史的人,不会明白重返单于旧庭,对匈奴有多大的吸引力。

如同汉人讲究落叶归根,匈奴也对故乡有着深深的感qi ng。更不要说,那里还是他们曾经辉煌的起源。

听完于夫罗之言,三人又对视一眼,猛然同时举起弯刀!

邢华当时心神大骇:演砸了

好在随后弯刀并未砍在他头上,而是三人齐齐在脸上用力一划,鲜血登时染红了左颊:“陛下仁德,太尉宽厚,我等日后便唯太尉马首是瞻,至死不变!”

邢华不知这嫠面乃是匈奴和羌胡发大誓,或举行葬礼的庄严仪式。

但见三人这般,赶紧郑重地一回礼,道:“三位决心某已知晓,这便去回复太尉。至于接下来该怎么做,还请静待太尉指示。”

“有劳绣衣使!”三人再度叩首。

出了营帐,一直走到伙房后,邢华才全身一颤,捂着自己的胸口道:“哎呦,吓死我了....差点又要尿了裤子,祈求他们放过我八十岁高堂,嗷嗷待哺的幼子。”

“幸好太尉锦囊里的計策,簡直神乎其神,真將他们唬住了。”

最后心有余悸地看了眼裤子,道:“也亏我早有准备,才没让他们看出端倪。可惜只带了这一条,今晚指定不能再来一回了,待明日洗洗后,再进张杨的屋儿.

另一边,司马懿悄悄渡过黄河,在史阿一众绣衣使的护卫下,连夜赶往温县老家。

刚要叩动府门,史阿却不知为何,感觉今夜的风儿有些喧嚣,猛然小声开口喝止道:“慢着!

话音刚落,忽然四周一声锣响,无数火把登时燃起。

还未叩动的府门也忽然洞开,里面冲出一大队手持火把的武士。草草望去,四周竟有六、七百人,根本不是他这八人绣衣使能敌的。

史阿等人瞬间仗剑护住司马懿,已做好殉身的准备。

奇怪的是,这些武士并未对他们发起攻击,只是团团将其围住。

少时人群中闪出一条通道,一位文士装扮的男子上前,笑着向司马懿施礼:“司马公子,在下已恭候多时。”

“汝乃何人”司马懿紧张问道。

那人微微一笑,道:“自是太尉打过招呼的人,代号...现音菩萨。”

“观音菩萨

司马懿不解。

虽听老董亲口说过这个词,但观音菩萨可是在魏晋时期才传入中原的,他自然不知代表着什么。

那人便笑了,道:“公子切莫害怕,在下确实乃太尉之人。舍弟董访如今,在太尉麾下可好

“董昭,董公仁

司馬懿终于明白了过来,又看向那些武士道:“他们

“哦,都乃胡母班亲族私兵僮奴。只待司马公子召集司马家亲信,便可在温县一地制造些小小的事故了。

“嗯

司马懿一愣,随即有泪在眼眶湿润,动qi ng道:“爸爸,你果然还是爱我的.

无限流小说网wuxianliu

软饭男小说网 ruanfann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