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软饭男小说网 ruanfannan.com

孟阳并不是一味地猛打猛冲,而是不断地观察着身边的形势,见到山贼的包围圈缩小,便使用方天画戟大开大合的砍杀,利用方天画戟的长度扩大攻击范围。

孟阳有巨力在身,别说被砍中的山贼,即使是被戟杆抡到,也是非死即伤。

转眼间五十多名山贼血溅当场,孟阳手持着方天画戟,戟尖滴着鲜血,立在原地,眼睛向四周看去。

孟阳通过实战发现,在以一敌众的时刻,方天画戟由于过长,不适于闪转腾挪的灵活攻击,虽然威力不错,但是破绽太多,容易被人趁乱得手,于是将方天画戟重新插在地上。

刚才发话的山贼头目所带来的的手下全部被孟阳包圆了,这名山贼头领脸色发白,正在担心自己的亲兵全被杀死,回山寨之后自己的地位会不会被动摇。抬头一看,正好和孟阳对了眼,孟阳朝他笑了笑,拔出凝霜剑向他走来。

周围的山贼如围着他,脚步随着他不断的移动,那名山贼头领见孟阳的目标转向自己,急忙向后退去,孟阳哪能给他留机会,抢步上前。

山贼们心也是不齐,见孟阳锁定了山贼头领,纷纷让开道路,孟阳两步便抢到他身后。那名山贼头领见无法逃脱,心里一发狠举起手中雁翎刀向孟阳攻来,孟阳用剑身向右荡开雁翎刀,顺手在他左腿上划了个大口子,那名山贼头领忍痛再次挥刀,被孟阳向左将刀拨到一旁,直接将其从头顶一剑斩成两片。

没等山贼们反应过来,孟阳通过刚才脚步的判断,向着没有武者的方向杀进了山贼堆里,孟阳冲进去之后开了一条走廊,走廊上方是不断斩飞的胳膊腿儿等身体零件及一蓬又一蓬的血雾,这个走廊随着孟阳的前进不断地向前扩充。

“好过瘾啊”吕千仞在上面看的热血沸腾,本就是军中战将,孟阳杀得兴起,他也跟着解气,现在帮不了手,在这里为九皇子点评道:“这孟阳两种武功的路数截然相反,戟法大开大阖,颇有军中搏杀的技法和痕迹;剑法灵动快捷,适合短兵相接,只是招数衔接上总给人一种生硬的感觉,动作也不太顺畅。”

“吕佥事,你觉得孟阳能够支撑多久?”

“要是我的话,不会恋战,边打边退,利用地形和身法,有足够的时间的话,将他们全部杀掉是有可能的。像孟阳这般硬顶着去对攻,对体力消耗很大,估计再杀个百十来人,就该到他的极限了。”

吕千仞根据自己的经验,做出了分析。

九皇子微微摇头:“这个孟阳不简单,面对四品武者,低阶武者敢动手的,都不是凡人,何况他还伤了洪世起呢。我觉得他不是鲁莽之人,定是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原因,才选择了这种行动的方式。”

他的猜测倒是贴近真相,孟阳是为了要拖住这片区域所有的敌人。

孟阳这番冲杀,将山贼的阵型杀穿。他借着这个机会向前拉开了一段距离,便有山贼说道:“这厮要逃!”

结果孟阳转过身来,摘下水袋喝了一口,借着机会补充刚才的消耗。

现在孟阳所使出的力气,还未达到当初与柳先生对战时的消耗,这群山贼入品的武者不多,孟阳刚才碰到两个九品,被他几回合刺中咽喉和胸口,斩于阵前。但就是因为有九品武者甚至八品武者的存在,孟阳不得不打起一百二十分的精神,因此身体外松内紧,一直处于紧张状态,**和精力的消耗也不小。孟阳还防备着四面八方杀过来的血鸦卫,因此正好现在补充好灵液,以防万一。

一口聚灵散下肚,孟阳恢复了力气,将剑身放在左臂弯内加紧擦干上面的鲜血,挽了个剑花,重新杀向山贼。

“吕佥事,孟阳现在杀了有多少山贼?”

“禀殿下,有二百多名了,臣看走眼了,这小子身体天赋异禀,刚才所喝的应该是快速补充的灵药,这二者相加,这群山贼没好果子吃了。”

九皇子点点头,刚想说话,突然吕千仞示意他禁声,并手指一个方向,九皇子看去,也紧张起来。

原来是一队血鸦卫,十五名七品武者以上的高手,正埋伏在不远处,由斥候登高观察战场上的qi ng况。吕千仞发现了那名斥候,所以这队血鸦卫暴露了。

九皇子和吕千仞眉头都皱了起来,既然有一队血鸦卫出现,看来孟阳打出的穿云箭起了作用。

就是不知道有多少鹰羽卫赶了过来,足不足以抵抗此地的血鸦卫,要是血鸦卫配上这批山贼,那对方就是既有高手又有炮灰,战术多变起来。到时候就是拿出人海战术,鹰羽卫们也受不了。

孟阳此时已经杀得完全放开了,一百二十五个小人的动作,统统使了一遍,虽然连接不上成为完整的招式,也没有吐纳法配合,用起来颇累,但是基本上是一剑一个,效果非常的好。

这时孟阳杀了的山贼大概四百有余,有山贼开始动了歪心思,大声叫道:“弟兄们,用暗器,用毒,杀死这个该死的小子。”

一个人叫变成一群人叫,马上有人在旁边响应,开始准备暗器。

孟阳眉头一皱,从腰包取出鹅卵石,找了个空隙对着刚开始喊得人就是一石头。

叫喊的山贼猝不及防,被打破头致死。

有几个发暗器袭击孟阳的,孟阳也不客气,闪躲开之后,如法炮制,用鹅卵石回击对方。

鹅卵石在空中发出嚇嚇的响声,几名发射暗器的山贼中石倒地。

孟阳打出鹅卵石的时候,有很多山贼变了颜色,有山贼高喊道:“飞蝗石!不好了,原来是他!”

“是谁?”

“灭了金乌山庄和虎牙山,一夜摘了十八家山寨首领头颅的那位杀神!”

“你确定是他吗?”

“没错,我原本在金乌山庄,后来又来到险谷堂,我见到过此人两次。使一把宝剑,还会打飞蝗石,就是他!”

“对,金乌山庄一战我也在场,这杀神一夜之间将整个山庄上千人都给屠戮了,我是躲在粪坑里,才逃过一劫!”说着话的山贼也不嫌丢人,已经双腿打颤,向后慢慢退去。

听了这位山贼的话语,孟阳才明白原来这鹅卵石在武林中被人称为飞蝗石。

众山贼重新打量眼前的少年,之间他浑身都被鲜血所浸湿,脸上也有着敌人的血迹,正冷笑着再次冲向山贼。

这笑容让很多山贼胆寒,看着满地几百人的死伤,再想想之前所听到的灭寨和袭杀一十八家山寨头领的传闻,那些可都是八品九品的武者,这少年岂不是比他们的等级还要高?自己这些人,哪能和他抗衡?

随着那个说自己躲进粪坑的山贼转身向后跑去,几名见识过孟阳厉害的山贼也开始脚底抹油,有人带头逃跑,终于引发了众山贼的溃败,连一些山寨的头领也都趁机逃走。比起那一十八家山寨头领的实力,他们自问还可能不及那些个首领的实力,抓紧扯呼!

那个血鸦卫小队此时正在观望战场形势,马上就被山贼的撤退弄晕了。树上的斥候不停的打着手势,下面的众人听到对方只有一个人,便将几千山贼杀得丢盔弃甲,惊愕的表qi ng浮现在脸上。

原本他们知道这些山贼是被齐国收买的,既然与山贼对战,那便是炎国的人,正打算设伏,趁机消灭炎国的有生力量,没想到对方是如此勇猛之人,一人杀得山贼断魂。他们也谨慎了起来,没有妄动。

孟阳算了算时间,估计鹰羽卫和血鸦卫的人马有部分应该到了,但是还没现身,孟阳也不急,打起精神,继续追杀众山贼。

孟阳直接冲进逃跑的山贼群里,山贼们背向着他,他动起手了更加方便。

突然想起自己的方天画戟还在前面,可别被山贼拿走,急忙飞身,踩着山贼们的肩膀和脑袋加速向前。

果不其然,以孟阳的眼力,居高发现几名山贼正在扛着方天画戟向后跑去。孟阳几个纵跃赶到他们身后,一剑一个了解了他们。

拿回方天画戟,孟阳左手持戟在身后,继续一个直线向前冲去,在经过山贼身边是,右手的宝剑剑锋轻轻地在山贼们的脖子上划过,被击中的山贼均是脚步慢慢停止,脖子伤痕逐渐裂开,鲜血喷了出来。

在战场上呈现了一幅诡异的画面,一名黑色人影快速掠过周围的山贼,被他掠过的山贼沿着他奔跑的先后顺序呈慢动作停止奔跑,再逐一在脖子喷出血线。

孟阳很快穿过了逃跑的山贼,拦在了汪谦嗣离开的方向上,现在的他身上套着的青色袍子被鲜血染成了黑色,站在那里鲜血不断的滴答落地。

众山贼哪还有斗志,纷纷转身向来路逃去。

孟阳看着山贼们漫山遍野的逃脱,取出水袋打开拿在手中,高声喝道:“我是炎国九皇子徐功谊,众鹰羽卫听令,在此与血鸦卫决战,不死不休。令牌在此!”

说完含了一口聚灵散在嘴里,放好水袋,从怀中取出了汪谦嗣之前留给他的白玉令牌,高高地举向了空中。

软饭男小说网 ruanfann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