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软饭男小说网 ruanfannan.com

叶文初先去的瑾王府,这是她第一次来。

沈翼告诉过她,来找他的话,可以走右边,因为右边有单开的门,就像她和叶俊在从化叶府的小院,是独立的小院小门。

她出现在门口时,屋里忙碌的人都停下来看她。

叶文初很惊讶,除了归去跟着沈翼在衙门没回来,这里有高山、仰止、乘风,还有两位文职幕僚和两位可能负责跑腿的侍卫。

人还挺多。

“四小姐,”乘风跑出来,“您怎么来了,找我们主子有事吗?”

其他人也都高兴地出来给她行礼。

“大家好,第一次来不知你们人多,下回补齐今天缺的礼,”叶文初笑着道,“我不找王爷,来找乘风帮我引路,我和马玲要去找查案。”

“好啊,好啊,我正好特别闲。”乘风道,“您等我一下,我去拿把伞。”

等乘风陪着叶文初离开,屋里人的神色都含着笑又偷着乐的暧昧表qi ng。

“做事,做事!”高山道。

叶文初在乘风的帮忙下,去兵马司查登记在册假髻铺子和作坊。

叶文初到兵马司衙门,今天上午正好没事,里面人在下棋、推牌九的聚了两摊子,不知是谁说叶医判来了,几个房间刷一下安静下来,又轰隆隆从门上“长”出了无数个脑袋打量她。

大家纯粹好奇,本以为叶文初会躲闪,没想到她很大方地冲着各位抱拳施礼:“各位打扰了,我要查案,需要查几个铺子。”

她这么一来,屋里的人也不得不出来和她回礼。

“查什么铺子,随、随便查!”一人道。

本来没有利益冲突,和漂亮的小姑娘,当然是能客气就客气的。

“我们找季世子做事,他在不在?”乘风问道。

“在在在!”一个年轻人冲着屋后喊人,“季世子,瑾王府的乘风来了。”

季颖之提着裤子散着衣服,从后面出来:“来了,来了。”

兵马司没有女人,连个婆子都没有。

季颖之昨晚没睡好,现在在补觉,他走出来才看到叶文初,然后缓缓蹲下来,用膝盖遮羞自己宽松的裤子,以及袍子裹住了自己,他颤抖着声音:“什、什么事啊?!”

院子里的人哈哈大笑。

叶文初也哭笑不得,刚才乘风在路上还和她吹牛,说季颖之是宣平侯的世子,她以为勋贵怎么着都是精致的,毕竟仆从成群嘛。

谁知道……

她也算是开了眼界,明白了京城包罗万象贫富不均。

“我参观一下。”她和马玲回避了一下,季颖之迅速将衣服整理好。

乘风低声和季颖之道:“这是叶四小姐,她新接了案子,来找您帮忙查。”

“就令瑜一起回来的,广州叶氏的叶四小姐?”季颖之眼睛发亮,乘风点头。

季颖之赶紧跑过去:“叶四小姐,久仰大名,真是闻名不如见面啊!”

叶文初笑着回礼。

“给您添麻烦了。”叶文初笑着。这就是瑾王的朋友啊,还以为他那么聪明,做事目的xi NG比较强的人,交的朋友一定是非富即贵对他有用处的。

没想到,会是季颖之这样的。

到并非说季颖之无能,只是,看着不像是追求事业厉害的角色。

季颖之帮叶文初拿到了京城登记在案的假髻作坊以及铺子。

一共十二间,但十年以上的只有两家,一个铺子一个作坊。

“查铺子,我熟啊,我陪你们一起去。”季颖之道。

乘风都没法拒绝。

他们一起查铺子。

他们一走,兵马司衙门里议论开来,有人道:“我听说了,上午去府衙领了案子,一个十年旧案。”

“半个月内,查不清楚就打她板子。”

“这不就是刁难她吗?”有人凝眉道。

大家都觉得这事办得不光彩,给一个旧案限制半个月还打板子,就是恶心人。

“别说了,这种事咱们也主持不了公道。”又道,“不过这位叶四小姐看上去很不一样,说不定,还真能开了谁的眼。”

“你这么一说,我觉得完全有可能。瑾王在大殿上都护着她,现在反而没有当回事,还真说不定能给大家开眼。”

“那可有戏看了。”

……

叶文初由季颖之陪同,去了铺子。铺子不在闹事,里面的假髻做得也不新颖。

铺子的东家是个约莫五十六十岁的老人,他没请伙计,亲自招待大家落座。

“十年前?”他给大家倒茶,“十年前收辫子的人,我只能想起来那么两三个,好些人做别的去了。”

“当时我这生意好的很,来去人很多,还有人自己上门来卖。”

叶文初道:“您当时的账簿还留着吗?”

“有!”东家去拖箱子找账簿,乘风去帮他,季颖之坐在叶文初面前,笑着道,“叶四小姐今年几岁?”

叶文初打量着他额头的汗珠,看了一眼他衣服下露出来的全包的冬天布鞋,回道:“开年十六。世子和瑾王是好朋友吗?”

“对啊。我和他自小一起长大,我什么都靠他,没他我长不了这么大。”

“早死了。”季颖之道,“所以,你是他朋友就是我恩人,往后有事用得上,尽管来找我。”

叶文初失笑:“好,有事一定不和您客气。”

季颖之看到叶文初的第一眼,就能感觉到,这小姑娘一定是沈翼喜欢的类型。

没别的,这就是兄弟的默契。

“这是平顺五年的账簿,这是四年的。”因为这是进账,所以一年才一本,数目也不多。

叶文*到平顺五年年底。

“您看,这几位都固定的小贩,合作有些年头了,这两个是自己来卖头发的。我不收这些,因为没空打理收拾。”

小贩得到头发后,要经过第一道手续的加工,让头发更顺畅毛色更光亮。

这工序很烦,铺子里不愿意做。

“这些人住在哪里,把名字告诉我。”季颖之道,“还有其他的小贩也都给我。”

东家道:“名字就是这上头的名字,住在哪里我哪里知道呢。”

“不用全部,我先看看。”叶文初让东家将平顺六年的也给她,她坐在窗户下,*着前后三年的账簿,在这里找规律。

季颖之要上去说话,乘风拦住了他:“世子,您别吵她。”

季颖之捂着嘴,指了指叶文初,又拖着乘风到门口:“她真能查?”

“不然您以为四小姐在干什么?”

“还真会啊,”季颖之蹲门口从窗口偷看叶文初,越看越满意,啧啧道,“这样的女子成亲后,会不会变成母老虎?令瑜也跪长条凳?”

他想到一抖,不敢想象那画面。

叶文初停下来,发现窗口有人在看她,她笑了笑,转过头问掌柜:“这个人,您认识吗?”

东家一愣:“这个人,认识是认识,就是他这几年不做小贩了,好像还去也外地做工了。”

“小姐,这人有问题?”

叶文初道:“直觉吧。”她请东家回忆这个人住处。

“他的地址,我还真有。”东家又*自己另外一个小册子,*了好久,点了个地址,“是这个人,外号叫永子,住城北莲花庄,具体哪一户就不知道了,您可以去莲花庄打听。”

“多谢了。”叶文初从发髻的铺子里告辞出来,季颖之跟着她问道,“你的直觉准吗?为什么觉得这个叫永子的小贩有问题?”

马玲也很好奇。

“我看的时候,发现账簿上的小贩,分两类,一类是积攒了十份二十份,来一起卖,一类是有一份是一份,零零散散的。”

“通常,积攒了很多卖的小贩,东家给的收买的价格要比零散卖的,高十文钱一份。”

“差这么多?”马玲道。

“所以我猜测,应该是这样的小贩更专业,他们给头发做了养护,所以成本也高。而那些零散卖的人,可能就不会做这些,所以价格低。”

“那永子呢?他是第二种吗?”季颖之问道。

“嗯,他是第二种。而且他最特别,别人都有规律,一天或者两天就来。他不是,他有时候间隔一个月,有时候间隔三个月,有时候卖一份,有时候来卖两份。”

“这做什么买卖?”季颖之奇怪,乘风接话道,“感觉像顺带的。”

叶文初也是这么想的。

“还像缺钱了,就找个辫子换钱一样。”叶文初道。

她说完,听着的三个人都抖了抖。

辫子又不是路上的石头,想找就能找,找到了你也得先垫钱,一条辫也就挣个几十个钱而已。

季颖之搓着胳膊:“难道这个人,没钱就逮着个妇人,把对方的辫子剪了卖钱。”

“不会这么巧吧?”马玲头皮发麻,“咱们一出手,就逮一大案?”

叶文初也希望不要这么邪乎:“先去莲花庄再说。如果真的是,那我们确实运气也是爆了。”

四个人聊着天就去了莲花庄。

季颖之问叶文初:“爆了,是什么意思?”

软饭男小说网 ruanfann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