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软饭男小说网 ruanfannan.com

“大胆妖孽,我一看你就不是人!”

伴随着光头大师的一声喝骂,正在干活的弱女子吓得手上的棒槌都掉进水里,要不是她手疾眼快抓住了木盆,很有可能衣服都掉下去。

“大威天龙!世尊地藏,般耶叭嘛哄!”

伴随着佛家真言咒语,庞大的法力毫不留qi ng的轰向面前的女子,正想辩解的女子直接一声惨叫,吓得四处逃窜。

光头大师手中掐动法印,催动着火焰形成的火龙扑向那名女子。外人看来,现场简直就是一个玉面畜牲摧残柔弱女子的场景。

但对方并非什么柔弱女子,火焰碰上她的人形之后对方直接撕开自己的伪装,然后化作一阵黑烟向密林中逃窜。

“呔!大胆妖孽,竟然敢跑!看贫僧收了你!”

光头大师急步追上,对方的样子很像传说中的心魔,无形无质寄宿在人体之内,然后在神不知鬼不觉中侵蚀吞噬着周围的一切。如果再晚发现一段时间,很有可能整个村庄都会遭到毒手。

密林深处的佛寺里,蜘蛛大师只感觉自己的右眼皮直跳,他这已经躲在家里不动了,怎么还是感到心神不宁,难道那个凶和尚能杀上门不成?

咣当!轰!

好吧,墨菲定律怎么说来着?

蜘蛛大师现在心里犹如无数匹羊驼奔跑,感qi ng乎这天道一直比着老实人薅毛对吧?柿子捡软的捏是吧?我不出门,祸就降临头上对吧?非要我死,对吧?

劳资不装了,我TM的要日天!

劈拉—

一道闪电横空,映着蜘蛛大师的脸惨白。

差点忘了这个世界是由天道意志的,仔细算算,整个世界都围绕着光头转,不管别的同人怎么拍,这一部真正的主角,其实就是光头大师。你一条六根不净的大蟒蛇想要历劫化作真龙,把电影中的每一个人都坑得死死的,最后更是在冲动之下做出了自灭满门之举,你倒是大彻大悟了,电影里可是来了个全灭结局…麻麦皮,恐怕自己废了修为后都不一定在这个世界能活的下去吧!

这个时候蜘蛛大师没有看见一道黑色的Y影化成一条细丝,钻进了寺庙,跟他的影子纠缠在一起…

轰隆!

该来的还是来了,光头大师直接破门而入,跟蜘蛛大师对上了眼,后者现在处于人生怀疑阶段,神色灰败直接自暴自弃了。

下面的场景就是喜闻乐见的殴打老人剧qi ng,见妖必杀的光头大师直接连句废话都没有,上来就是“大威天龙”,这一次的蜘蛛大师比电影里还要凄惨,直接被火龙烧成了灰烬,临死前惨叫声咒骂声不绝于口,在毫无反抗的qi ng况下,全身也只有嘴巴能硬点,要是能把和尚骂出心魔来也算是拖个垫背的了。

把路走死了没有缓和余地,等到心魔爆发的时候看你怎么办!

怀着这种恶毒的想法,蜘蛛大师终于灰飞烟灭。只是有一道肉眼难见的黑丝犹如一条毒蛇一样钻进了佛珠。

光头大师满意的看着现场,大胆妖孽,竟然敢在佛祖面前放肆!今天贫僧我降妖除魔,还这个世间一片…

然后他看见那串紫气凝聚的佛珠,就挂在佛像的手上。佛像的眼睛里流出了红色的泪水。

光头大师:…

~~~~临安城~~~~

“来一来看一看了啊,大戏台上演狂人戏剧社的开山大作,《吝啬鬼》,走过路过千万不要错过,这部戏全部免费,免费…来一来看一看了啊…”

一大堆报童拿着刚印刷出来粗劣的宣传单在街上四处的分发,这个充满后世民国风味的宣传单上还有一个简略的小地图,与好奇的人指引大戏台在哪里,完全免费的戏剧,这比演一段收一段前的模式更让人好奇。

(备注:这个年代瓦肆的收费方式就是这样的,上个世界原先剧qi ng中插翅虎就是忘带钱去看戏,结果跟收费的人发生了矛盾冲突。这些钱最后一部分落在戏团的手上,另一部分作为瓦厮的抽成。至于茶水瓜子什么的那多半都要给瓦肆抽成,也算是时代的特色)

临安城最不缺的就是无所事事的人,也就是所谓的“社会闲杂人员”,这些人有钱真讲究,没钱穷讲究,如今多了个白嫖听戏的机会,怎么能够错过呢?

到了现场一看,不得不佩服大戏台的主人有想法—一个破落的大院子拆了一大半,直接改装成一个露天戏台,后面保留一些专门用于场务的房间。从视线上来看,整个戏台子已经非常接近360度环绕演出,虽然这东西并不是首创(早在隋炀帝的时候花都玩烂了),但在暴发户气十足的临安城,这已经算是非常罕见的了。

不知道哪些家伙那么有深意眼光,大戏台周边一大圈的房子全都盘了下来,改装成了茶楼,只要是来看戏的都可以上去坐坐,随便点壶茶就行。不想花钱的也不要紧—茶楼跟戏台之间还有大片的空间,在那里虽然角度不怎么好但听得更加清楚。

茶水不贵,只收茶叶钱,免费续水。这种良心买卖让大家都不好意思。

当然了,只有某个包间里的三人委员会知道这里的套路深着呢—什么东西都不贵,走的是走量的路子,只不过这里的瓜子干果什么的都非常的咸,吃多了,可是要不停的喝免费茶…大家都知道茶喝多了,饿的不是一般的快,这样那些糕点小吃销量也就跟上去了。最重要的是,这出话剧的长短非常的有意思,一共四幕,一幕时间一刻钟左右,两幕之间间隔一盏茶的时间,一方面是给台上更换场景,另一方面是做广告宣传,宣传的内容正好是三家敢吃螃蟹的店铺,第一笔生意给了他们非常友好的报价,以后会看qi ng况涨价。

茶楼保证不赔钱,广告费都是白赚的。最关键是,这些只是试水的一期工程,等到名声打起来之后他们就会悄悄的给这里夹带私货—比如说这些茶楼的外面还有大量的广告招商位,比如说这瓜子盘上的垫纸现在还是空白一片,再比如说两场话剧演出之间是有两刻钟的休息时间的,这段时间的台上可以利用一下…

这一切的方法有的是孙秀才提出来的,但有很多是他们委员会自己想出来的,毕竟很多人都是商人出身,如何赚钱这方面都是家传的本事。

唯一让大家感到兴奋的就是《吝啬人》这个剧本,猪秀才提出了一个创意,大家帮着把骨架和内容给填充丰满了。整体上,跟高卢原版的剧qi ng差异不大,人名,地名和东西进行本土化,一些老梗在里头做出了保留—比如说父亲知道儿子出去赌钱后揍人的原因不是因为对方赌钱,而是没把赌赢来的钱交给他放债—这个创意说出来的时候,大家笑*了一片,可想想自己在家里的地位,又感到了一阵的寒酸。让儿子娶有钱的寡妇,哪怕对方的年龄足够当妈了(这个段子竟然是真人真事);把女儿变相的卖给有钱的老财主,出嫁前还教自己女儿怎样尽快的在三个月内当寡妇(这段创意真不是孙秀才的,而是某位学子亲姐姐的经历);自己**迷心抢了儿子的未婚妻,想大摆流水宴却在菜单上下手脚,中看不中吃的菜单晾出去让人叫绝(本土化菜谱让大家想了半天,搞得大家当天什么都没吃下去);借印子钱借到自家爹头上,之前那句保证让亲爹活不三个月变的无比的滑稽(学堂的先生看了都直喊道德沦丧);那句经典的“为生而食,非为食而生”甚至连几个古板的老学究都挑不出错误,只是觉得放在这个高利贷人身上无比的讽刺…

狂人戏剧社内部进行预彩排的时候底下的观众笑*了一片,不得不佩服这些从各家青楼出馆挖来的演员真是敬业,台上看不出,下台才笑的直捂肚子。大家一致认为,这篇短小的《吝啬人》绝对可以大获成功。

果然在第一场演出的时候,周围的笑声远远地压过了台上的演出,为此演出不得不中断了好几次…许多人都痛恨那些放印子钱的人,难得有一个戏剧把这种混蛋拿出来处刑,产生的共鸣效果不是一般的好。

果然,接下来的几天,整座临安城的街头巷尾都在探讨着《吝啬人》,不得不说经典就是经典,是可以跨越时代和民族文化的。

~~~~某个秘密的小树林,不要想歪喽~~~~

树林里传来女人的喘息和痛苦的哀嚎,树林外头光头大师正在念经打坐。

原作中的剧qi ng还是发生了,在这场暴雨之中光头大师觉得自己的三观需要好好的重塑。那两条被他误伤的蛇其实是在帮着底下的孕妇遮风挡雨,妖魔害人固然是死有余辜,但是妖魔出来救人又该如何呢?

最终,树林里传来了孩子的哭声—一个新的生命诞生了,在两条巨蛇和一个和尚的护法下降临在这个世间,也算是给和尚一个足够分量的决心—

和尚把那串佛珠留在了树林边上,跟电影中一样走了。

不过不一样的是,在佛珠的紫光之下,有一根细的几乎看不见的黑线…

“疼死老子了…老子竟然没有死?哈哈,天无绝人之路呀!你给我等着,臭和尚,老子总有一天砸了你的破庙!别人不知道你的底细,我还不知道吗!佛家八戒你个混账玩意儿究竟破了几戒?”

佛珠的内部,蜘蛛大师的残魂、穿越者的本源、心魔的力量互相的交融互相的吞噬,最终诞生了一个不伦不类的新个体,目前占据上风的正是那个忘了自己姓名的穿越者。

从蜘蛛精变成佛珠精,好吧,这不算离谱。放出神识四处的打探,看见一青一白两条巨蟒过来的时候他不怒反喜—话说一个男人来到这个世界最大的梦想是什么?当然是一马双跨…啊不,是姐妹双收…啊,不是这个意思,是给女施主开光。

如果没记错,这串佛珠帮助这对姐妹度过了天劫,最终化成了一对妖娆的人间尤物。而且在这个电影版本里,这两个涉世不深的女孩从一开始就沉沦在红粉之中,非要尝试人间的qi ng爱,直接被一个不负责任的渣男玩弄身心后抛弃掉了…呵呵,既然这样,还不如便宜老衲…

嗯?

自己现在就是一串佛珠。

自己现在完全没有作案工具。

自己问题是都没法跟对方交流。

接下来渡劫,自己是作为护身法宝的。

这个护身法宝的意思就是有雷先劈他…

MMP,作者你搞我!

不说在接下来的天劫里头自己会不会劈得魂飞魄散,就算侥幸活下去又怎么样呢?整串佛珠在电影里头就是佛珠,如果这两个姑娘没有特别的爱好的话…这也就是一串佛珠。那些带颜色的小剧qi ng自己只能当个观众,不光不能参与,连撸都没有份…

嚓!有比老子更惨的吗?自己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一天被火烧成了渣,然后被人通知准备挨雷劈,守着一堆妖娆的人间尤物过着大内总管的生活,而且是那种只准看不准动,更不准下手的安排,还不如买块豆腐撞死算了。

劳资要成精,劳资要化形,劳资要泡妞!劳资不想当观众,劳资坚决鄙视作者,那个油腻胆小的中年废物写不出热血激昂的剧qi ng,劳资自己当导演!不把这个中央六换成年度404绝不散伙!

(作者:嗯,接下来的化形雷劫就安排的更酸爽点吧!xi NG盛致灾割以永治,我以自己的名誉保证这篇文章绝对比电影中的剧qi ng更加纯洁!不用剪切,不用打码都可以过审的那种!)

不知道自己接下来命运的佛珠精突然有了一个不详的预感—话说这两条蛇是怎么拿走佛珠的?

套是不可能套了,保守水缸粗细的身躯不可能套上一串佛珠,这串佛珠尺寸跟念珠差不多,就算套在尾巴尖上,也容易掉下来,而且这一对蛇精还没有化形,不可能使用什么须弥芥子空间或者御物术,所以说电影中没有拍到的镜头是—

白蛇吐出了信子,精准的勾上了佛珠,然后张开嘴吞了进去…

嗯,直接入腹了…

虽然这是宅男梦想,不过是不是有点不对劲?

泡在胃酸里的某佛珠精:…

~~~~金山寺密室~~~~

“色戒色戒,有色不戒,善恶不分,有怪莫怪,红尘红尘,颠倒鬼神,六根不净,哎呦出家人…”

光头大师站在佛像的肩膀上面,手里握着利剑,怒视着下面已经灰飞烟灭的妖魔,他第一次见如此嚣张的妖魔,跑到寺庙里不说还主动挑衅他的威严,自己就算打开杀戒也不能丝毫的震慑住底下的怪物,哪怕这怪物现在就剩一张嘴也会Y阳怪气的挑衅他。

他突然醒了,心魔!是心魔!

额头上冒冷汗,自己的修行走了岔路,这比妖魔围攻山门还要可怕。

背后佛像的金面发生了脱落,他吓得赶紧起身念佛号,随后自己的蒲团发生自燃,一切的一切都在警告他,现在必须解除冤孽。

但现在他尴尬了,冤孽的苦主已经灰飞烟灭了,在他的法术之下连投胎转世都不可能,这该怎么办?

还是去看看他家吧,如果没记错的话,那里好像是一间寺庙,真不知道这份因果该找谁?

光头大师是个行动派,打定主意就会立刻执行。他换什么一身常见的僧袍,直接离开寺庙出去了解因果。

~~~~狂人戏剧社~~~~

《吝啬人》的成功无疑给这些混子学生一剂强心针,他们突然发现一个新的艺术领域,读书还是有用的,自己之前混混僵僵混日子简直就是一种犯罪。

学堂负责人现在惊讶的看着出勤率近乎满座的学堂,他第一次感觉自己的学堂好像也许大概可能真的是空间小了,就连夫子想下来给学生指点功课都落不下脚,原本报定赚钱的负责人突然莫名其妙的多了一股教书育人的成就感,心里感觉怪怪的同时也充满着别样的满足。

看着热火朝天的学习气氛,这位负责人不屑的看着街道另一头的竞争对手,那边搞什么精英教育,人数少个顶个都是精挑细选,以前看起来学习气氛不错,现在吗?不错个毛线。

眼尖的负责人看出来了那边的学生也基本上都是混日子的混子,可能因为家里经济原因,也可能是因为家教原因他们不敢公的翘课,只可惜人是在学堂里头,魂估计飞到了河对岸的青楼里吧?那里传来的激昂热烈的天竺音乐,听起来让人躁动不已。恐怕那些学生都在幻想那里头异域的美女究竟长的什么样,还有那传说中的舞姿如何得挑动人心?

且!格局小了,就算考中*功名,日后也是一个不堪重用的费用。子曰,朽木难雕也!

至于自家这些学生,最多算是不开窍,很幸运的是,他们现在已经开窍了。

软饭男小说网 ruanfannan.com